別樣三人 - [db:分页标题]

與蘇格認識,是在QQ中,開始聊的話題就都是和OOXX有關,聊了大半年之後,說是要見一見,他帶著他的女朋友小芮。 從來不曾和小芮聊過,因為一直以來,蘇格就是以代言人的身份自居。每次和他聊的時候,他總是說小芮也在,於是,我就假裝小芮也在就好了。 約好的時間是上午八點,結果我出門晚了,打電話給蘇格的時候,蘇格好半天才接電話,電話裡的聲音睡意朦朧,有些嘶啞。我說我出門晚了,他說沒事,你直接過來吧,316房間,到了打我電話,我先睡一會。 打了個車,直奔約定好的,我還從未去過的那個賓館。門面很小,前臺沒人,在角落裡面找到電梯,直奔3樓,找到了出於走廊最深處的拐角處的316,我擦,旁邊就是消防樓梯,早知道我就直接走樓梯上來了,何必走到另外一端的電梯,然後再走回這一段,省點力氣不好嗎? 一邊想,我一邊敲響了房門,沒人吭聲,從門鏡往裡看,黑洞洞的,不會被耍了吧!我打通了蘇格的手機,倒是聽見房間裡面有手機鈴聲傳來。不過沒有人接。 響了差不多一分鐘,才有人接了電話,我在門口了,你來開下門。我說。 好,嘶啞的聲音回答,然後掛斷了電話。聽見有拖鞋踢踢踏踏的聲音,然後解開防盜鏈,門開了一道縫。 我看見一個大約175左右,比較壯實的男子,渾身赤裸,除了下身那一條松松垮垮的三角內褲。說他比較結實, 是相對我而言,比我肉厚了那麼一些,不過皮膚看起來居然比我還要白皙。 他開門看我進來,說,門鎖好,然後就踢踢踏踏的往回走。我閃身進門,關門,反鎖,掛好防盜鏈,然後進房間。 房間黑黢黢的,只能隱約看見床上睡著兩個人,蘇格在中間,另外一個比較小只的在靠窗的一側,整個人都埋在被子裡面,只有長髮披散在枕頭上。 蘇格說:你隨意,我再睡一會,早上四點多才睡。 你們昨天晚上就來了?我問。 是啊,玩了大半宿,困死我了,你把衣服脫了吧。蘇格說。 我脫去羽絨服與襯衫,登山鞋與襪子,牛仔褲與線褲,只穿了我的四角內褲,上了床,是蘇格的這一側,掀開被子鑽進被窩。蘇格微微讓了讓。 我側躺在枕頭上,手自然而然的搭在了蘇格的下身,內褲很松垮,內容很豐富,鼓囊囊的一大團,我隔著內褲用手把玩著,很快那蘇格就鼓舞起來,在內褲裡面半軟不硬的支起來,蘇格顯然也有些消除了困意,自己把內褲脫掉了,也伸手來摸我。 沒有了內褲的阻隔,蘇格的雞巴就落入了我的掌心,暖暖的,軟軟的一大坨,我開了床頭的小夜燈,黑黢黢的房間裡,有了一團淡黃色的光線,有些小溫馨。 借著光亮,我仔細的看著,嗯,比較乾淨,光滑的皮膚,沒有什麼外傷與包塊,應該是健康的吧。 一邊把玩,一邊撫弄著蘇格的睪丸,蘇格嘶嘶哈哈的睡意全無。 我們倆先玩一會吧,我和蘇格達成了共識。 我去衛生間沖洗了一下,然後拿了一條乾淨的毛巾,用水浸濕,扭幹,拿進房間,給蘇格擦了一下下身,龜頭,陰莖,睪丸,會陰,肛門,蘇格也不做聲,一任我在清洗他的下身。 擦好了,把毛巾丟在了床頭櫃上,我俯下身子,頭向蘇格的下身湊去。 輕輕的親上蘇格的小肚子,蘇格皮膚白皙,小肚子微微凸起,黝黑的陰毛從陰莖根部長到了肚臍,我輕舔微吮,舌尖細細密密的刷著。他的陰莖在我的手裡瘋長,如那午夜常常襲來的寂寞,如影隨形。 我的嘴巴不斷的向下侵襲,歪著頭,看著蘇格的雞巴。蘇格的雞巴是我喜歡的類型呢。因為我自己的是頭莖一體,筆直,且粗細均勻。所以我格外的喜歡那種龜頭特別膨大,大過陰莖的造型。很巧的是,蘇格恰恰是這一款,龜頭膨脹起來的時候,周長大概是陰莖的一倍半,看著像是一根下雨天給小兔子多雨的蘑菇,又像是一根放大了十幾倍的金針菇。長度大約15釐米,真的很漂亮。 我情不自禁的親了上去。嘴唇碰到了蘇格的龜頭,軟軟的,還有彈性,舌尖微吐,感覺像是一個水球,裡面有微微的蕩漾,是春情,還是什麼?先不去想,我一手握著陰莖,一手在蘇格大腿根愛撫。嘴巴含著蘇格的龜頭,品嘗起來。一邊吸吮,一邊用舌頭大面積的洗刷蘇格柔嫩的龜頭,從蘇格按在我肩膀上的力度,我知道,他也很享受。不時的放棄大面積的舔,轉而用舌尖在蘇格的冠狀溝細密的逡巡,偶爾還用牙齒輕咬他的龜頭系帶。 我聽得到蘇格那裡傳來的訝異的喘息聲,壓抑的喘息聲。 試著想要深喉,可是膨大的我鍾愛的龜頭成了不可逾越的阻礙。每次含到大半,便再也無法深入半點,嘗試了幾次,便放棄,認真的口交著,腮幫子用力吸吮後,頭部左右旋轉,半真空的吸引力加上轉頭的螺旋,讓蘇格舒服的呻吟。 說實話,無論是男人抑或女人,被我搞的情不自禁的呻吟,會讓我很有成就感呢。 帶著笑意,我吐出了蘇格的龜頭,吻上了他的陰莖,像吃玉米一樣含在嘴裡,輕咬慢吮,周遊逡巡。一路來到睪丸,輕舔了幾口之後,含著一顆睪丸,在嘴裡吸吮,用力含住,吸,像是要把整個春袋都吃進肚子裡一樣。兩個睪丸被我吃進嘴巴,將我的嘴塞滿,細密的陰毛也在嘴巴裡,還有一些刷的我鼻子好癢呢。把玩了一陣子,又吐出春袋,親著舔著會陰,一直來到蘇格的小菊花。 被我擦洗的乾淨,沒有什麼異味,時而舌尖輕舔,時而舌面用力拖拽,時而親上蘇格的腹股溝,蘇格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。大概玩了半個多小時,蘇格應該已經完全的清醒過來了,用手按著我的頭,我慢慢的吻上去,重新吻上雞巴,吻上肚臍,又吻回菊花,用嘴巴包裹住菊花周邊的土壤,像八爪魚的吸盤一樣,吸牢,用力吸,吸的同時,舌尖還在不停的擺蕩。蘇格好像快要爆發了,雞巴不停的膨脹。 終於我放棄了這一片陣地,躺回去。 怎麼樣?還舒服嗎?我看著蘇格。 蘇格沒有回答,低頭舔上了我的乳頭,嗯,我的小小的乳頭便豎立起來,很敏感的小東西。感覺到他一路下滑,也親上了我的雞巴,也親上了我的睪丸,於是我便享受吧,側躺著,享受著蘇格的口舌之利,看著同樣側躺在面前的小芮:蘇格的女朋友。 小巧玲瓏的身子,盈盈一握的腰肢。 這感覺,真的很不一樣呢。 蘇格重新躺回來,又坐了起來,掀開蓋住了小芮屁股的被子,用力推了推小芮,起來啦,人家來了半天了。 小芮不情願的醒轉,揉揉眼睛,由側躺轉為平躺,兩隻椒乳便躍入眼簾,還有那平坦的小腹,以及精緻的容顏。 她側頭看見我,沖我笑了笑。 我回了一句:你好。把另外的半句初次見面請多關照咽回肚子,應該不要那麼狗血的招呼吧。 小芮撒嬌似的讓蘇格俯下身子,雙手環過他的脖子,讓蘇格把她拉起身,原本的椒乳隨著重力,變得有些驕傲,嗯,現在看起來,是C-。原本沒什麼,並非我所見過的最大,甚至前8都排不上,可是長在這麼一個嬌小玲瓏的身體上,卻是那樣的雄偉卻不突兀 她起身去了衛生間洗洗涮涮,我和蘇格並肩躺在床上。 

 蘇格從床頭摸了一包綠雙喜,拿出一根點上,把煙盒對著我示意。 我不吸煙,我擺手,順手接過了煙盒,放回床頭櫃上。 兩人相對無語,明明滅滅的煙頭,在昏暗的燈光裡。 感覺小芮洗了很久,直到她出來。 你怎麼又抽啊,難聞死了。小芮搶過蘇格嘴裡的煙,按熄在煙灰缸。是啊,煙灰缸裡面已經是滿滿的煙蒂了。 小芮熄滅煙蒂的時候,是彎腰的,圓滑的臀部曲線,很曼妙。蘇格一把攬過小芮,拉倒床上,跪坐起來,拍拍小芮的屁股,給他舔舔。 小芮很聽話的伸手撩起了耳邊散落的髮絲,別在耳後,那不經意流露出來的風情,很蕩漾。 感覺自己的雞巴進入了一個嘴巴,不是蘇格的,是小芮的,不是老爺們的,是小娘子的。小芮的技術還好,雖然沒有我好,但是比蘇格強。 一邊被小芮口著,一邊玩弄著她懸垂下來的乳房,嫩滑的手感,可人。 小芮口了四五分鐘,就吐了出來,蘇格歸向我這邊,讓小芮一口悶。小芮聽話的一手扶著我的雞巴,一手扶著蘇格的,兩根並在一起,一起含在嘴裡,努力的吞吐著。我的雞巴和蘇格的雞巴在小芮的嘴巴裡面時不時的發生碰撞、摩擦,還好《走火槍》這部片子沒有在小芮的嘴巴裡上演。 蘇格也擺出一個彆扭的姿勢,親著我的乳頭。 三個人,便扭做一團,是啊,一幕活色生香的春宮戲正在悄然上演。 我們換了好多的姿勢: 蘇格躺著,小芮俯身去口,我在後面口著小芮。 小芮躺著,蘇格去口,我去含著小芮的嫩乳。 小芮躺著我去口,蘇格插在小芮的嘴巴裡。 蘇格插在小芮的嘴巴裡被小芮口,我在後面舔著蘇格的菊。 攻守兼備男女通吃的兩男又一女,可以有無窮無盡的玩法,不是麼,人力有時竭,而思想無窮匱也,如是而已。 蘇格再一次躺在床上,我和小芮同時在為他口交。 我含龜頭,小芮擦槍;我吻陰莖,小芮含春;小芮擦槍,我舔菊門…… 到得後來,我和小芮同時吻上了蘇格的陰莖,一人一邊,隔著一根粗碩的陰莖,我們接吻了。我和小芮各自含著半邊陰莖,唇唇相對,舌頭不時的滑過陰莖,舔上彼此的唇,在擦槍的旅途中,四片唇不時的相遇相交相親相愛,若有若無的吻,和小芮在她男朋友的眼皮子底下,在一根陰莖前,纏綿,偷情?當然不是,但是有一種偷情的快感。 吻得興起,我放開了蘇格的雞巴,直接的吻上去,吻上了小芮那剛剛親過她男人雞巴的嘴唇,小芮想要逃,卻逃不了,我吸吮著她的唇瓣,像吸吮著她男人的雞巴一般,小芮的唇被我吸到嘴巴裡面,牙齒輕咬,舌尖輕舔,很快,小芮放棄了徒勞的掙扎,和我吻在了一起,這時候我下身一熱,不甘寂寞的蘇格,含上了我的雞巴。 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們終於覺得還是要來肉戲了。 蘇格讓小芮給我帶上套子,我最不喜歡的杜蕾斯,然後他躺在一邊,看我插入了她,他的女人。 傳統的姿勢好久沒用過了,小芮精緻的容顏在我的身下,兩個乳房左右懸掛,平坦的小腹,淡淡的毛髮,我進入,我突擊,在身邊她男人的注視下。 二十出頭的青春肉體,緊致的腔道,和她比起來,我已經是老男人,大了差不多十五歲,幾乎是她年紀的翻倍。 而且她的男人就在一邊注視著,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和他女人的合體,自己在一邊。 小芮的腿舉起來,夾在我的腰側,我努力的動作著,直到我感覺到龜頭的酸癢難耐,然後傾瀉出來。 我起身,蘇格上,我說我去洗一下。 衛生間裡面噓噓,排除了一些殘留的精液,洗去避孕套的油膩,擦乾身子出來,看見蘇格舉著小芮的腿,大力抽送著。我湊到跟前,看著特寫,以前是在電視上,現在是真人秀。蘇格的雞巴抽送,把小芮的小穴撐開,細膩的白色泡沫包裹著蘇格的陰莖,有一些微微的水漬隨著動作的飛濺開來。 我吻上小芮的菊花,小芮驚呼了一聲,蘇格問怎麼了,小芮說,他親我。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小芮開口說話,清脆的聲音帶著顫巍巍的抖動,如俠客那繞指柔的長劍出鞘,繚繞的劍鳴,一邊舔弄著小芮的菊花,一邊把玩著蘇格的睪丸,很快兩個人便亂了節奏,不是蘇格抽的時候小芮也躲而意外脫鉤,便是蘇格送的時候小芮也頂而悶哼。 舔著舔著,我又用雙手扒開蘇格的屁股,舔上他的菊花,舔著會陰,含著睪丸,後來又去舔他們倆交合之處,感受蘇格那沾滿了細膩泡沫的陰莖有力的抽送,蘇格很快就激動起來,然後換了個姿勢,讓小芮跪伏,他站在床邊後入,我躺在小芮的身下,69,雞巴插在小芮嘴巴裡,小芮奶子頂在我肚皮,我的頭正對著蘇格和小芮交合之處,小芮趴下來壓在我身上,含著我雞巴,我舔著蘇格的雞巴,小芮的屄。 我微微抬頭,含住了蘇格的睪丸,含住,蘇格抽送變得吃力,卻更興奮。隨著一聲大喝,蘇格的屁股一夾一夾的射了。我鬆開睪丸,舔著小芮的陰蒂,感覺小芮也夾緊了。過了半分鐘蘇格射完了疲憊了,抽出來,結果抽出來的時候,帶出一股混合的體液,澆下來,我忙側頭,還是來不及,澆在我的臉上,熱辣辣的感覺。 去衛生間洗了臉,出來,蘇格去洗澡,小芮擦著身子,我看著電視,嗯,這次3P就這樣結束了,一次傳奇的經歷,宛若說書。

防屏蔽网址:lualu2018.com lualu2018.xyz lualu2018.cc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欧美成 人版在线_亚洲 在线 成 人色色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