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情大发 - [db:分页标题]

  (一

  在江南的初春中,气候是那的不正常,忽热忽冷,使人摸不清要穿什麽样的衣服才能适合这种气候。  春的消息来到了,大地上的枯草,借着这股暖流,都慢慢地抬起头来了。一阵阵春雨,滋润着枯草使大地在这细雨中又显出碧绿的颜色。  江南的美女是闻名全国的,尤其在南京城,这个大城市中每逢华灯初上,美女们三五成群,在那宽阔的马路上展露着全身的曲线,扭摆着腰肢,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嘻笑着。  气温一变,敏感的女郎们,那一双修长白莹玉腿也像春草一样露了出来,她们——女人是最适合过歌舞升平的日子。  在龙门大饭店里,郭万章有着最豪华的享受,他是龙门大饭店的小老板,他的父亲在商场中以及京都一带,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。  郭万章只有二十岁,因为家财雄厚,他对於读书并没有多大兴趣,依靠着家中的财力,在南京城中成了一位花花大少。郭万章经常在风月场中一掷万金面不改色,一些游手好闲的人物都追随在他身边,成天陪着他东游西荡的。  他在学校之中也是挂名读书,但对於运动特别的喜爱,所以有着一身强健的的体格。  年轻的人聚在一块,谈起来总离不开女人,郭万章当然也不例外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生理上的需要他经常涉足风月场所,放学後常常夥同三五同学,在华灯初上的时候,总是往南京城中的夫子庙一带走动。  夫子庙是南京城的风化区,这里什麽都有,唱戏的、小电影院,再加上妓院样样齐全。年青的人一走到这里,总免不了进入妓院之中,买上一刻的温存。  郭万章在他同学之中,因为用钱大方,成为同学的首领,每个都对他十分尊敬,无形中成了他们的首脑。他在妓院中认识了不少的妓女,年青的当然很多,可是年过三十的女人,他也跟她们有上一手,尝尝各种风味。  最令他遗憾的是从未遇到过一位处女,从来也没有给女人开过头彩,也不知这开彩的滋味如何?经常听到他朋友谈及,觉得是一件非常值得一试的事情。同时朋友之中还有人告诉他,如果一个男人没弄过处女,等於没享受到人生最高乐趣。这些话,经常在他的脑子中时时地出现着。  他的想法觉得在妓院找,也跟平时找那些妓女一样没什麽乐趣,凭着自己年轻又有钱,仪表也过得去,为何不去少女群中去追求呢?  每年的春假,又开始了。  在这个假期中,郭万章约了同学谢传兴住在他家,美其名为互相研究功课,实际上是研究如何追求女人。  在一个晴朗的天气中,他们两人一块散步到了下关,他们在码头附近找个小吃店,坐下来准备吃饭。  正在这个时候,一条江轮靠岸了,乘客们成群地下船而来。有的提着行李,有的抬着物品,上岸之後,都要到这下关的小吃店中吃点东西或休息一下。  远远的走过来两名年轻少女。穿着学生服,手上提了一个大箱子,也走到这家小吃店来了,她们叫了些吃的边谈论着。其中一个少女很白容貌也很漂亮,身体也很健美,可是人冷冷的看人也是淡淡瞄一眼就把脸转向别的方向。  谢传兴见郭万两只眼睛,紧紧盯着那两个少女。  传兴笑道:“万章,那两个女孩子长得还不错呢!”  “是呀,我正在看她们呢!”  “你想不想去认识她们?”  “传兴,你认识她们呀?”  传兴笑道:“想认识她们还不容易嘛,说实在的我不认识,不过我有办法可以认识她们。”  万章笑道:“好呀,看你的了。”  谢传兴对女孩子硬是有一套,他等到她们吃完了东西,那两个女孩抬着箱子很吃力地走出小吃店。她们站在路边上准备叫辆黄包车,可是和车夫一谈价钱,车夫都不拉她们呢!因为黄包车坐上两个人再加上那个大箱子,车夫都不意拉。  谢传兴跟在她们的後面,见她们叫不到车,他就走了过去,很有礼貌地对她们点点头,问道:“两位小姐,是不是叫不到车?”  那两个女子听了,对着谢传兴看一看,见他穿着学生装、留着学生头,人也很客气的样子。那位个子较矮一点、人也比较活泼一点的女孩,先笑一笑,然後道:“是嘛,南京这个地方的黄包车也真怪,看见东西重就不拉。”  这时郭万章也走到她们的身边,笑着说:“不是车夫怪,是你们的东西太重了。”  谢传兴马上就对万章道:“万章,把你的车子叫人开来,送送这两位小姐好吗?”  万章道:“当然可以呀!”  那两个女的笑道:“这怎可以嘛,我们又不认识两位呀!”  万章笑道:“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嘛?”  那位比较漂亮的女子道:“嗳呀,那多不好意思呀,我们自己走好了。”  传兴道:“你们两位抬着箱子在马路上走呀?”  南京的下关平时车辆较少,等轮船或火车到站时,各种车辆都一窝蜂争取客人,等车船的客人一下完了,车也少了。  那两个女学生听谢传兴这样一说,也觉得不是办法。同时,她们两人要去的地方离这里还很远,虽然是大白天,但对两个年轻女孩,总是不太方便的。  那女孩笑道:“麻烦两位怎好意思嘛?”  万章道:“没有关系,我去打电话叫车开来。”回头又对传兴道:“传兴,你先和小姐们到小店坐一下,好好招呼她们。”  谢传兴点点头,提着她们的箱子又回到小店之中。刚坐下来,叫一些点心,郭万章就回来了。  传兴问道:“怎样?万章,车子来吗?”  万章道:“马上就来,对不起两位小姐,我还没有请教尊姓大名呢?”  那位比较丰满而又白嫩的小姐笑道:“我姓杨叫雯意,这位是我的同学叫柯华,先生们的尊姓是……”  话还没有说完,谢传兴就连忙接着说:“这位是郭万章,我叫谢传兴。”  柯华笑着说:“真不好意思,我们是第一次到南京来,真没有想到出门这麽困难。”  万章问说:“杨小姐和柯小姐要去哪里?”  雯意道:“我们是今年刚由高中毕业,想在南京找学校升学。”  传兴道:“先要住在亲戚家?还是同学家?”  雯意道:“说实在的,这里我们没有亲戚也没有同学,我们计划先找个便宜点的旅馆,再想法租房子。”  谢传兴听了,就很快接着说:“碰得也真巧,两位可以到郭万章开的饭店去住呀!”  华道:“郭先生家开的是哪家饭店?”  万章道:“龙门大饭店。”  杨雯意听了,就叫着说:“嗳呀!听说龙门是南京最有名的豪华饭店,各地的要员进京都住那里,我们怎有资格住那里?”  华也说:“是嘛,恐怕把我和雯意的钱加起来,也不够住一天的。”  万章笑道:“我请你们去当然免费,由我招待好了。”  传兴也说道:“对了,万章是诚意的,想尽地主之谊。” 

 她们互相地看了一眼,两人又轻声地商议一会,觉得万章很热忱,又想最有名的大饭店不知怎样?依柯华的意思就想马上答应他们去住住看。杨雯意的意思比较要保守得多了,她觉得跟他们也只是刚认识,要是真的去住不有什麽企图,一直犹豫不决。  万章道:“想好了吗?那里很方便,吃住都不成问题,何况我们都是学生,我家人也欢迎的。”  雯意道:“既然郭先生有种诚意,我和华先住一晚,明天再去找房子。”  传兴道:“可以,可以。”  万章道:“南京的女子公寓,很不好找。”  谢传兴听了就暗暗地拉拉他的衣角,叫他不要多说了,万章被他这一示意,心里也明白了,也不多说了。  华道:“郭先生这样的诚意,我和雯意很感激,只有接受了。”  他们四人正谈的有趣,万章家的司机开着一辆旅行轿车,停在小店门口,万章看见了车子,就对传兴道:“车子来了,你去叫司机来提箱子。”  雯意道:“不用了,我们自己提好了。”  传兴笑道:“你们提不动,不叫司机提,又要我提了。”说得他们三个人都笑了。  郭万章付了点心钱,司机提着箱子,一同上车了。  到了龙门,郭万章就到帐房,要了两间在二楼的套房,把这两位小姐安置下来,传兴又为她们安排吃用的东西。  两个女郎由乡下一到南京,住进了这样的豪华饭店,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。  郭万章很殷勤地招呼着她们,在这里,住也有了、吃也不愁,杨雯意和柯华一住下来,就没有走的意思了,可是天天总是说在找房子。  郭万章每天都陪她们,不是上雨花台,就是到秦淮河上船,有时候看看电影。杨雯意对於看电影的兴趣很浓厚,一天有时赶两三场,郭万章总是陪着她,谢传兴陪着柯华,有时四人在一块,有的时候分开来,万章和雯意一块,华和传兴一块。  日子过得很快,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。人和人相处,总是生出感情来的。杨雯意和柯华都是已经十分成熟的女郎了,她们也需要异性的安慰,同时他们人也长得很英俊,早就打动了这两位少女的心了。  郭万章和杨雯意看完电影,回到饭店里,两人叫了一些吃的东西,一面吃一面聊天。  万章笑道:“雯意,今天的节目,你玩得高兴吗?”  “每天这样的玩下去,人都变野了。”  “我最喜欢野一点的女朋友。”  雯意听了,马上脸就红了,低着头道:“谁是你的女朋友嘛?”  房间里播放着低沉的音乐,配上了柔和的灯光,情调十分迷人。在这情调之下,万章对雯意一看,那种低着头的姿态,十分的迷人,心里的欲火马上就冲起来了。  万章走过来,用一只手扶高了她的下巴。杨雯意是一个初入情网的女人,觉得万章的这种举动,使得自己好像迷醉了似的,也无力抗拒他。  万章道:“雯意,你好美啊!我爱你。”  雯意听了,心跳加快了,脸上也红得更为厉害了,口中想说话,可是怎样也说不出。  万章见她并没有答覆,他就猛地用手去搂抱着她的身体。杨雯意这时心跳加速,呼吸也急促多了许多……杨雯意本能地把身体避开了一下,可是郭万章稍稍一用劲,她就倒在万章的怀抱中。  两人坐在一张长的沙发上,万章轻吻着她的头发。郭万章又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几下,吻得雯意心里跳得厉害,把脸藏在他的怀里。  她轻声的说道:“不要这样嘛,害得我心跳得厉害。”  “给我吻一下,心就不跳了。”  “不要,你坏死了。”  万章见她又羞又怕的样子,温顺得像一头小羊似的,他就抱着她的头,使她的脸抬高一些。他就对着她的嘴唇,一口吻了下去。杨雯把嘴闭得紧紧的,半推半就让他吻。经过了万章无数次又吸又吻的,雯意她把嘴张开了,红嫩的舌尖也露了出来,万章就一口吸在自己嘴里,轻轻吮吸着。  雯意是第一次被男人吻,先是害怕,继而觉得全身都在轻飘飘的。等到舌尖被万章吸住,全身毛孔都张开了,经过了无数次热吻,她也知道吸吮万章的舌尖了。  雯意觉得这样的吻是有生以来,最能使人畅快的感受了。  万章一面吻她,一面抚摸她乳房,虽然隔着一层衣服,他的轻摸轻捏,雯意感到这些,都是全身所需要的,没有万章这样的又捏又摸的,反而觉得不太好受一样。  万章对她耳边轻声地道:“你把衣服解开来,我吃吃你的奶头好吗?”  雯意打了他一下道:“你这人怎这样,我这东西怎能吃呢?”  万章笑道:“怎不能吃,吃起来,你好舒服的。”  “不行呀,真的给你吃了,你会对你同学说的。”  “我又不是傻瓜,这种事怎能对别人说?”  “你把手伸进衣服里摸摸算了,叫我拿出来会被你看到。”  “看看有什麽关系?能摸当然能看。”  “才不要呢!灯那麽亮,门又没锁上。”  万章听了,马上就放开了她的身体,就站起来走到了房门前把门锁上,又把电灯一关。那只小电灯泡就亮了起来。房间里变成了一种淡淡的粉红色,光线显得暗了许多。  杨雯意还是坐着一动也没动,万章走过去,坐在她的身边,伸手就去脱她的上衣。  雯意用双手把衣服按住,说道:“嗳呀,你怎麽这样嘛?人家这东西从来也没给男人看过。”  “好妹妹,给我看怕什麽嘛?”  “你弄痛的,人家的奶子才鼓出来没有多久,碰碰就痛。”  “我很小心的摸,轻轻的吃一口。”  杨雯意在这个时候,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冲动。她总觉得自己很需要万章的吻和抚摸,为了自己的尊严,又不意那自然送上门,这就是怀春少女的矛盾,也是每个女孩初尝偷情的滋味。她忍不住男性的挑逗,虽然口中一直说不行,到了最紧要时,杨雯意的上衣还是被郭万章脱下来。她一脱下就觉得很不好意思,且很不自然。  她自己在想,每天脱光了衣物洗澡,都没这样奇异的感觉。为什麽当着郭万章的面前,仅仅脱掉了上衣,露出了一对丰满的乳房,人就有些晕晕的。杨雯意的胡想,更加速了她的奇特感受。  郭万章把她的上衣脱了下来,一条乳罩也解开了,洁白的肉体,加上那对豆粒大的奶头十分有弹性,看在他的眼睛里,简直是一尊纯洁的女神一般。乳房上红嫩鲜艳的乳头,娇嫩得好像两颗红樱桃一样。  杨雯意就像触了电一样,身体一抖一颤的。她想要躲开,可是又不想全部的离开他那一双温柔的手掌。杨雯意好像失去了拒抗力,人就往沙发上倒了下去,全身都是趐趐的感觉,皮肤毛孔都张开了。  雯意口中轻声的说道:“哦!不要,不要这样。”  嘴里说不要,她的胸脯却一直的往前挺,挺得更加突出了。这就是少女的矛盾,说不要就是需要。如果她说讨厌,就是鼓励你再进一步吧!我很需要呢!  郭万章摸了又摸,那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被摸得有些舒坦了,万章就对着乳房的红嫩乳头上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,一个手指在乳头上揉弄着,揉弄得那个红嫩的奶嘴鼓了起来,有一粒红豆那大,真娇嫩得叫人着迷。  雯意口中只是轻哼,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,就是那一句“不要”,现在也没有了。  郭万章见雯意已经痴迷了,他就俯下身去,用嘴对着乳房上亲吻着。雯意正在飘飘然地享受着抚摸,她突然的感觉到乳房上被他用嘴吻了下来。郭万章轻吻又轻吸的在两只乳房上轮流地吻着,这种男人特有的魅力,好像一股热流,片刻就传遍了杨雯意的全身,她感到这是种特有的美,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的美味。  杨雯意对於自己所有的想法,和所接受人们教授给她那些都打了问号,谁说这种男女的亲密是“禁果”?可以使人沉醉,可以使人得到快感。身体上的每一个部门,都处在紧张而愉快之中,多美丽的人生啊!多令人陶醉的真情啊!  雯意伸出双手,抱住了万章的脖子,说:“万章,好美啊!我简直像飞了起来一样了。”  万章笑道:“你喜欢给我吃吗?”  “当然,当然喜欢嘛!”  “我来吃你那一对红嫩的奶头好吗?”  “好是好,只是太小了,还没有鼓出来。”  “吃几次就出来了。”  “只要你心疼我,我会让你吃的。”  万章得寸进尺地问:“如果我再进一步,你意吗?”  “再怎麽进一步嘛?我不懂,你说出来好了。”  万章用手在杨雯意的小腹下面一摸,他的手正好碰到了她的妙处。她把双腿一夹,夹得紧紧的,使他再摸不到那个东西。  万章笑道:“就是我碰的那个东西,脱掉裤子,弄一下好吗?”  杨雯意这时,真是羞得连脖子也通红了,头也抬不起来,口中轻轻地骂道:“坏东西,你好坏啊!我不和你玩了。”  “这有什麽关系,男女之间,总免不了会发生肉体关系的。”  “你说的我知道,可是我还是处女,根本不懂这种事嘛!”  “我们两人一块深讨,试一试自然就了。”  “要是试进去了,我听别人说,痛死人的。”  万章笑道:“你有听说过,女人开苞被开死过人的吗?”  雯意听了也笑起来,用娇嗔的口吻说道:“你好坏,一定是个大色狼。”  万章笑道:“什麽叫做色狼?”  雯意被他这样一问,也说不出道理来,睁着眼睛对他看,一时也想不到妥当的句子回答他,只好说:“嗳呀!色狼就是色狼嘛!我也不知道什麽叫色狼。”  “既然不知道,就不能说我是色狼,只能说我爱你。”  雯意马上就说:“我想起来了,色狼就是专门喜欢弄人家下面那东西。”  “我是在徵求你的同意呀,又没有弄进去,怎算色狼?”  “嗳呀!我说不过你,反正下面那东西不可以弄。”  “为什麽?你是石女呀?”  雯意骂道:“你放屁,石女什麽吗?”  万章笑道:“石女就是下面的穴,没有洞洞,你懂吗?”  雯意道:“我的天,你怎对我讲这些?好丢人,反正我不是石女,下面那东西有个洞就是了。”  “你说的我不信,裤子脱下来让我一看就知道了。”  “小姐的那东西怎能给男人看,你的为何不给我看呢?”  郭万章听了,马上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,全身都赤裸着,挺着特长的阳具站在她面前。杨雯意一看,他真的把衣服脱光了,同时那根东西一挺一挺的翘了好高。小肚子下面还长了好多黑毛,下面垂着一个大卵泡。

  雯意叫道:“嗳呀,你真的是疯了呀?怎脱得光光的,什麽意思嘛?”  “你不是说要看吗?我很大方脱给你看嘛。”  杨雯意嘴里说不要看,其实她早就注意看他的那根特长的大阳具。她羞红着脸问:“这怎麽这样嘛?看得叫人好害怕。”  “你怕什麽嘛?”  雯意指指他的阳具,道:“那东西怎麽会一翘一翘的,硬得那麽长,是尿尿的呀?”  “这个东西不但会尿尿,还会插穴。”  “去你的,谁给你插嘛?”  “雯意,你做做好事,用手帮我摸摸好不好?”  “你这个东西为什麽这麽大?好长又好硬的,我可不敢摸。”  “别逗我了,我帮你摸了很久,你也应该摸摸我的才公平呀!”  雯意笑道:“你摸我,是你自己要摸的呀,也不是我要你摸的。”  “你不要再逗我好吗?你要不摸,我就把阳具弄你的穴了。”  “不要用强的,我怕死了,好嘛!帮你摸一下好了。”她说着就伸出手来,对着那根大阳具上先捏了一下,然後又用手一把握在手中,用劲捏了一把。捏得万章那个龟头涨得红红的,翻了好大。  “这东西怎麽这麽硬?里面好像有根骨头一样。”  “这东西插到你那小穴里,定叫你舒服死了。”  “才不呢,我又没有和男人弄过,怎知道?”  “来嘛,把裤子脱了,我们两个试一试好了。”  杨雯意被他逗得心里也有些痒痒的,可是自己从未玩过这种事,如果真的给他弄了一下,他的阳具又大又吓人,也硬得好怕人的,这要是顶到穴里去,我这个小穴被他给弄炸的。  摸摸这根阳具,又粗又长的,我那个小穴怎麽能装得下呢?要是真的装不进去,又会被他取笑。她一面摸,一面在想,又在他的卵泡上摸一摸。  郭万章趁着她在摸阳具的时候,伸手就在她的裤子上用力的一拉,就把她的短裤拉了下来。雯意感到短裤被拉了下来,想要抢救巳来不及,那条短裤巳经被脱掉了。  雯意一急,就放开了阳具,连忙由沙发上站了起来,双手掩着自己的穴,叫道:“你是怎麽了?没有得到我的同意,就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,什麽意思?”  “看看小嫩穴嘛?”  “不要脸,怎喜欢看那东西,我这个不好看,跟你的不一样。”  “我就是喜欢看不一样的东西。”  “讨厌,看一下就好,不准摸。”  “你掩得那紧,看也看不到嘛。”  杨雯意把双腿夹紧紧的,才把手放开了,口中说道:“给你看好了。”  郭万章一看,杨雯意把穴夹得紧紧的,一点也看不到,只能看见小腹上面一些短短的黑毛。  “这样怎麽看呢?只看到一些阴毛。”  “你这人真没有办法,算我倒楣,碰到了你。你说要我怎麽样嘛?”  “你那东西长在下面,站着也看不见,乾脆你睡在床上,叉开大腿,我就可以看到了。”  “那样子睡下去,你会给我弄进去的。”  “不会呀,就是我要插穴,也要你的合作才可以呀!”  杨雯意听他说得也有点道理。如果自己真的不意,他也弄不进去,同时自己又没开过苞,不给他,他也不能用强的。她想好了,便又说道:“不是我不意,你看了可不能笑我,也不能对别人说。”  “你看我有那麽傻吗?”  “只要你能好好的对我,我就是让你开苞也没关系。”  郭万章想女人真不好对付,一这样一又那样,先是连看也不给我看,现在又说插一次也可以。於是说道:“我对你是不是真好,你自己去想好了,反正我不勉强你。”  “好嘛,给你看总该可以吧!”  郭万章一抱就把她抱了起来,放在床上,用手分开她的大腿,那红嫩小穴就露了出来。万章坐在床边上,伸手就对着她的穴上轻轻地摸着。高高的阴户上长了一些短短的阴毛,两片红嫩的阴唇翻在穴口外面。万章的手指就在阴唇上摸了几下,然後用一个指头在她的阴核上轻轻地揉弄着。  “哦,这地方不能揉呀,好痒啊!”  万章知道她已经感觉到美了,摸的功夫更加有劲了,小嫩穴被摸得水冒出来很多。  “哦……好痒……你怎麽摸的?我自已摸,从来也没有这麽舒服。”  “如果用阳具头上的嫩肉在这上面揉,比手摸得还要舒服哩!”  “那样会弄到穴里去的。”  “不会呀,你试试就知道。”  “只要不弄进去,你就骑上来揉揉看。如果好,就让你揉好了。”  万章见她意了,连忙翻身上床,把腿一跨就骑在她的身上,杨雯意也把身体睡得平了些。万章用手扶着阳具,用龟头对着她的阴核上,就轻轻的揉弄着。  雯意感到热热的嫩肉在阴核上磨了起来,磨得穴里一阵阵的骚水直淌。又感到郭万章他用龟头在阴核上一碰一碰的,碰得全身都在舒服,同时有种黏黏的滋味,这种玩法,比用手摸要舒服多了。  “哦,好玩,这比手摸要好得多了。”  “里面痒吗?”  雯意把穴夹了夹,就说道:“好痒啊!里面好像虫子在爬一样,所以老是在淌水。”  “好妹妹,你的穴可以插了,已经很成熟了。”  “我也有一点想,但是怕痛。”  “不太痛的,你的骚水多,很滑的,当然开苞是有些痛,弄进去了就不痛的了。”  “我听别的女人说,弄进去会流血。”  “那是处女膜弄破了,一定要流一点血,女人都会这样的。”  “如果我准你弄,你是不是把这根阳具都弄进去?”  “看你要弄进去多少,我就弄进去多少。”  “就是你那个阳具头弄进来,我恐怕也吃不消呢!”  这时万章用双手把她的阴唇翻开来,然後又把龟头顶在阴唇口的中央,双手一放阴唇就合了起来,正好包住了龟头。  “你感到痛了吗?”  雯意把穴轻夹一下,并没有感到疼痛,她只感到她两片阴唇之中夹了个热热的龟头。她就说道:“没有痛嘛,只感到热热的。”  “龟头已经弄进去了。”  “这样就是插穴呀?”  “插穴就是这样,不过阳具插得深一点而已。”  雯意的穴被郭万章的大阳具龟头弄得有一些奇痒起来,心想小穴早晚都会给男人弄的,现在穴里又很痒,简直痒得叫人受不住。  杨雯意此时用双手抓着万章的双手道:“万章,我的穴给你插算了,我快痒死了,但你要轻轻的弄才好!”  郭万章见她已经到了不可忍的时候,就挺起了大阳具,对着穴口上先磨了几下,把她的骚水涂满了龟头,使龟头滑滑的,然後挺硬了阳具,对着她的小嫩穴用力的一顶。  她感到穴口一裂,一阵剧痛後,穴里就涨得满满的。她就叫:“嗳哟!好痛呀,你是怎麽弄的?这会痛死人。”  “已经插进去了。”  “怎麽会这麽容易,一顶就弄上了?”  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你已经成熟了,可以插了。”  “弄是弄进来了,可是涨痛得好厉害。”  郭万章听她说涨痛得很厉害,就不敢抽插,趴在她的身上,那根铁硬的阳具插在她的嫩穴中泡着。但是阳具被夹得紧紧的,就好像用手捏紧了一样。  杨雯意先感觉到被猛的一顶,嫩穴就好像被撕开了一样的痛,穴口又火辣辣的又烧又涨痛。穴里面只感到涨,一根硬绑绑的东西梗在里面,在她的心里觉得这样已经就是插穴了。凭她的直觉,感到阳具已经弄进来了,就是插穴。  万章的阳具泡了很久也没有动。杨雯意心想,这也没有什麽太痛的地方嘛,只是一弄上,裂开了,有痛涨的感觉,现在并没什麽了。雯意想到美的时候,小嫩穴里就冒出了很多的水,越淌越多,同时穴里先是一趐一酸的。酸酸的感觉很快的就过去了,穴里起了作用了。  突然之间,她猛地一阵奇痒,由穴口往里面痒,一直痒到心头上,就种痒法真使雯意无法忍受了。她轻轻地把屁股动了两下,这一动一动觉得有些止痒,也有一阵舒服。因此她很小心的动作着,恐怕把穴弄痛了,所以没有痛的感觉。  “万章,我这里面怎麽会痒呢?快把人都痒死了。”  郭万章知道,如果一抽动这阳具,她的小嫩穴还是会很痛的,但她确是十分需要了。  “里面痒了,一定是要用阳具顶了。”  “你顶几下,我试试,如果好,我就让你顶好了。”  “刚开苞,顶起来还是会有点痛。”  “顶起来能止痒吗?”  “当然止痒,不然插穴为什麽要用抽插的嘛?”  “只要能止痒,痛一点我可以忍一忍。”  郭万章一听杨雯意如此说,他也不再多话,就抬起了屁股往下一压,她就感到穴里一阵刻痛,连忙用手抓住万章叫道:“嗳哟!嗳哟!好痛呀,穴弄炸了,怎这麽痛,我不要顶了。”  万章也连忙停住道:“你不是说可以忍得住吗?”  “好痛,痛得叫人快昏过去了。”  “你不要那麽紧张,把腿叉得开一点,穴也放松点就不太痛。”  “怎麽插穴要用顶的嘛?不要不行呀?”  万章笑道:“不顶是插什麽穴嘛?”  “你先不要动,等我弄清楚了再动。”  “插穴就是这样呀,你只要叉得大一些,放松一些,痛几下就会好的。”  “弄这事我是不懂,可是我看过狗插穴,没有用动的嘛?”  万章笑道:“嗳呀!那是狗嘛,怎麽跟人比,你真是太笨了。”  “我不是告诉你,我根本不懂又没玩过,弄事这笨一点又有什麽关系。”  郭万章也不能说得太多了,恐怕她不高兴,心里不意再弄。他一面和她亲吻,一面又给她身上抚摸。一只手伸到她的屁股上面来回地抚摸着。他想了很多的办法,挑逗她冲动起来。  雯意的屁股最敏感,一被他一摸弄,全身都觉得趐痒起来了,同时穴里也痒了起来。这一次的痒,比刚才的那种趐趐痒痒来的还要厉害一些,痒得叫人心里都像有虫在咬似的。  雯意叫道:“哦……不要摸了,怎麽摸屁股,人这痒,连里边也在痒。”  万章趁机说:“这回痒得很了,用顶的好吗?”  雯意道:“你好啊!整得我快疯了,顶吧!万章,顶死小穴算了。”同时穴里的骚水,流得比先前的还多。  万章知道杨雯意这次是春性大发,一不顶真会疯了,他就抬高了屁股,抽动大阳具一下下地顶了起来。  刚一抽插,杨雯意有些紧张,穴里有一点痛,她就把穴口尽量张开来,全身都放轻松了,就觉得他这样的抽插并不太痛。杨雯意此时就趁着他在顶的时候,就仔细的好好感受一下,感到穴里插进来的阳具一进一出的,同时使得穴中一涨一松的。他阳具向外一拔,穴里就失去了涨劲;往里一插,穴里就涨得满满的,同时连花心都涨涨的。  他不停地抽插,她的穴就又涨又美的。穴里冒出的那些淫水,越顶使得穴眼越滑,而且同时也“哔吱!哔吱!”的在响。  雯意听到声响,就问:“啊!怎麽会响呢?是什麽东西响呀?”  他笑了一笑,晓得她不懂得真的太多了。凡是处女在开苞时每个动作都对她非常的敏感,也非常的好奇,所以她这样问,万章有很多无法回答,他只有用行动来告诉她。  万章道:“这种响声是插穴必有的情形,因为阳具是硬的,你那小穴又淌出好多水,阳具一插抽就会响的。”  她在这种有节奏的响声中,兴趣提得特别高,他的抽插也愈快,全身都处在又剌激又紧张之中。他一口气就抽送了二、三十分钟,雯意被抽插得又舒服又爽快。穴里的涨和痛,好像是不可缺少的一样,如果没有这种涨和痛味,反而不觉得舒服了。  万章一味的趁机抽顶,她也将屁股往上送,让他插得更深些,最好每一下都能用龟头顶在花心上。连连猛顶,雯意觉得人像悬在半空中一样,一摆一摇的,心也像被他顶了出来一样。她一口气忍不住,心头一麻、穴心一趐,全身都在发抖,人好像由空中往下跌下来一样。  雯意叫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跌下来呀……”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她嫩穴里的阴精就泄了出来。  万章的阳具也正处於紧张状态之中,忽然被她的阴精一烫,他也感到背上一趐,鼻尖一酸,两眼微闭,龟头眼就张开了,充足的阳精很有力地对着她的花心射了过去。  雯意感到穴心上猛的一烫,又黏又浓的东西灌到穴里来了。这种舒服的滋味比什麽都美,也是平生尝到最舒服的滋味。  舒服虽然很舒服,可是人却软弱无力,想要动一下也不想动了,想要说话嘴巴也张不开。郭万章也没有力气了,他们两人同时都射出精来。  

(二)

  给郭万章造成了这麽好的机会,完全是谢传兴造成的,当雯意开过苞之後,他们两人的情形就不一样了。雯意每天都要他陪着,哪怕是白天两人一刻也分不开。这情形看在柯华眼里,觉得雯意全变了,华不好意思问雯意,但她的举动很明显地告诉华了。往往当着华面,雯意也依在万章的怀里。那种动作使人一看,就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。  在一个很安静的下午,万章和传兴都到学校去了。柯华就走到雯意的房间里来了,她一进门就看到雯意倒在床上,显得疲累的样子。  华走到床前面,笑着说:“短霈,你是怎麽搞的嘛,成天都软绵绵的,只有看到万章精神就来了,是为什麽嘛?”  “没有嘛,你不要乱说,只是人很累想睡。”  “今天天气很好,我们两人一块出去走走好吗?”  “嗳呀!在房里躺着多舒服呀!出去干什麽?”  华叹了一口气,道:“唉!你变了,变得简直太快了,是不是和郭万章弄上了?”  杨雯意本来不想把自己和郭万章的秘密说出来,经过柯华这一叹气,又说自己变了,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的对柯华。现在两人是出远门在外,尤其是在这一个繁荣的南京市,举目无亲的。而柯华是自己要好朋友,又是同乡人,自小就在一块长大,跟亲姐妹没有什麽分别,以前不论什麽事,哪怕最秘密的事情,都对华讲也和她商量,现在出门在外,又是这男女的秘密,她想,华总不笑我吧!何况将来,华也经过这个过程的……杨雯意想了一会,就由床上坐了起来,拉着华的手道:“你叹什麽气嘛,你坐下来吧,我有事情和你商议。”  “我们出去玩玩,一面谈谈不是很好吗?”  “不行呀!这种事,最好是在房里谈比较妥当。”  华笑道:“是不是你和郭万章的事?”  雯意不好意思马上承认,就绕了个圈子道:“你问得也真够奇怪,为何老是往这上面猜,是不是谢传兴也跟你有一手,所以你急着问这些?”  “嗳呀!你想到哪里去了?我才不会那麽快就被男人迷上。”  “我如果把秘密告诉你,你要对我怎麽样?”  华笑道:“这也不是什麽大事,有什麽秘密?其实传兴天天追我追得我快溶化了,就差一点没给他。”  雯意笑道:“你觉得郭万章跟我呢?”  “承认不承认是你的事,依我的看法,你们两个恐怕早就有一手了。”  “什麽一手嘛?说明白一点。”  华笑道:“可能你早就跟万章弄过那事了。”  “你是根据什麽看出来的?”  “根据你近来天天躺在床上,软绵绵的样子,我想是弄得太狠了。”  “你和传兴有弄过吗?”  “他天天都在动我的脑筋,昨天差一点被他弄上了。”  雯意笑道:“为什麽差一点呢?”  “他得寸进尺的,把我的裤子已经脱下来了。”  雯意叫道:“嗳呀,那不是已经弄进去了?”  “才没有呢!他那东西硬得好凶,他也骑到我身上来了,那东西对着穴口顶了很久,顶不进去,正在这个时候,有人来敲门。”  “怎麽那麽缺德,早不来晚不来,正在紧要的关头来敲门,是谁呀?”  “是这里的茶房,来叫传兴说他学校的人来找他。”  雯意笑道:“要不是有人找他,你可能已经被他开苞了。”  “就是嘛,昨夜他也没来,我想找你商议这件事,我怕今天保不住了。”  “这要看你有兴趣没有?”  “不是我的问题,经他一逗弄,我就控制不住了。”  在杨雯意的想像中,谢传兴也可能是和郭万章一样,在女人的身上乱摸,挑逗得使人受不了。  “可能是在你身上乱摸乱揉是吗?”  “你已经跟郭万章弄过了是吗?”  “我跟他,就是为了摸得我受不了才给他。”  “传兴摸,我不怕,他用舔的,简直把命都舔出来了。”  雯意听了,觉得非常奇怪,怎用舔的?舔什麽?舔奶头吗?她就问道:“是舔奶头吗?”  “才不是呢!奶头也被他吃过了,他舔下面真要命。”  “舔下面?是舔穴呀?”  “就是嘛!他先在穴边吻吻,一就用吞尖舔,舔到穴里去了,那股味真叫人舒服死了,舔得我直淌白水出来。”  雯意听了就叫说:“那多美啊!万章不会这一手,你怎麽不早些告诉我?”  “现在不是告诉了你。传兴说,今晚上还要舔,舔过之後给我开苞。”  “既然玩得舒服,就让他开苞算了。”  “你已经开过了呀?”  雯意笑道:“早几天已经开过了。”  “我就是怕弄得太痛,我问你,你开苞的时候,很痛吗?”  “痛是有一些,但并不像所说的那麽痛,很涨倒是真的。”  “我要是知道你弄过这事,早几天就该问你了。”  “如果不是你先说,我还真不敢说出来呢!”  柯华和杨雯意在房里谈了一些跟男人玩穴的事,天色渐渐地晚了,他们两人结束了这一类的话题,一同出来吃饭,刚吃完晚饭,万章就一个人回来了。  柯华正盼望着谢传兴,见万章一人回来,就问:“怎麽你一个人回来?传兴呢?”  “本来是一块回来,他先回家一下,等会马上来的。”  雯意一见万章就和他亲蜜地黏在一块,华看到这情形,也没办法夹在他们中间,本想一个人回房,但传兴不在,回房里也很无聊。  华就说道:“你们不要做得那麽心好吗?这样,我一个人回房里去会怪无聊的。”  雯意笑道:“跟我们一块,到我们房里去聊天。”  “那才没意思呢!我在那里,你们不方便的。”  万章道:“哪会呢!欢迎你一块聊天。”  柯华心想,跟他们一块去,一定把我冷落在一边,但如果不去,这一段时间真不好打发,於是说:“如果你们要有诚意,就陪我一同去看一场电影。”  万章道:“出去玩是很好,可是传兴回来,找不到人怎麽办?”  杨雯意根本就没有意思想出去玩,她就说道:“我看这样好吗?我们一同到华房里坐,传兴不是马上回来嘛,等他回来让他陪你看电影好了。”  华听了就说道:“都是你一个人的主意,成天两个人打得火热,出去玩也不去了。”  雯意听了,并没有说什麽,只是看看华。  万章笑道:“别生气嘛,小姐,明天我们四个人一块好好玩一天,今天先休息好了。”  华道:“雯意,谢谢你的好心,我不欢迎你们到我房里来,你们回房好了,我在这坐一会。”  雯意笑道:“是不是生气了?”  华道:“生什麽气嘛?你不要那敏感好吗?”  郭万章见华的脸上有点不太高兴,他就拉着柯华和杨雯意,指一指楼下笑着说:“走,一块到楼下咖啡座里坐一会好了。”  杨雯意也知道她不太高兴,就扶着她肩膀道:“坐坐咖啡座也蛮好的,走,华,到楼下去。”  柯华没有话说了,跟着他们一块下楼来了,找了个清净的座位,三个人坐了下来,侍者马上送上一些饮料。  万章道:“在这里坐一会也不错,很清净,也有音乐可听。”  华道:“好是很好,可惜浪费你们两人的时间。”  雯意听她说的话,都带着一些讽刺的味道,心想她可能是在吃味了,但是谢传兴每天也是对她很好,可能是看我跟万章太亲近了,有点冷落了她才会这样。  她一想到这些,就走到华身边坐了下来。口中说道:“好了,别说那些了,我们两个坐在一块,今晚我们两人一块睡好了。”  华道:“去你的,我才不要你呢!”  雯意笑道:“你呀!是有了传兴,就不要我了。”  华道:“你不要来这套好吗?如果你和我住一块,万章恨死我了。”  万章笑道:“不,不,你们两人是姐妹嘛,应该的。”  “我问你,传兴到底到什麽地方去了?”  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他先回去看看他父亲,等会就来的。”  “先不谈这些,现在咖啡吃多了,夜晚失眠的。”  “你也失眠呀?”  “为什麽不?”  华还没有说话,就看见传兴奔了进来,到了座位边,传兴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笑着说:“你们很会享受,在这里吃咖啡。”  雯意笑道:“好了,这回你可回来了,我和万章没有责任了。”  传兴道:“你说什麽嘛?我不太懂。”  华道:“不懂就算了,不要问了。”  万章笑道:“因为你没有来,华正在发脾气呢!”  传兴笑道:“真的呀?”  华道:“你不要听他们乱说,才不会呢!”  杨雯意拉拉郭万章的衣服,意思是要先回楼上去,万章也明白她的意思,就站起来道:“传兴,你陪柯小姐再坐一会,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话拉着雯意的手急忙的走了。  传兴见他们走了,就对着华笑笑的一直看她,华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就捏他一下道:“你怎麽老是看着我,怪怕人的。”  传兴笑道:“我长得那麽丑呀?使你害怕?”  “不是呀!是你看得我有些怕。”  “怕什麽?我又不会吃人。”  “谁说不会,昨夜我就被你吃过了。”  谢传兴听了,就笑了起来,伸手就去摸华的大腿,她连忙把他的手拿开,说道:“你这人怎麽这样,在这地方也跟人家胡来,让别人看到了,多丢人。”  “我们回房去好吗?”  “回房去是可以,但是不准你对万章说我的事情。”  “怎麽嘛,万章问我好多次了。”  华连忙掩着传兴的嘴,口中说道:“叫你不要在这里说,你是怎麽了?”  传兴点点道:“好!不说,先上楼去。” 

 两个人一块到楼上回到了房里,华就把房门给锁上,传兴往沙发上一坐,脱下外衣笑道:“雯意和万章,已经跟到一块了。”  “你怎麽会知道的?”  “万章早就跟我说了,我想问你,看你知道嘛?”  “那是他们的事,管那些干什麽?”  “华,现在没有人了,你过来让我亲亲嘛!”  “才不要呢!亲得人家难过死了。”  谢传兴一把就把她拉了过来,放在自己的腿上,伸手就在华的乳房上摸弄起来。  “嗳呀!不要这样嘛,摸得人家怪难受的。”  “摸得不好,用吃的好吗?”  “吃得人家全身发痒,我不要。”她口中说不要,人就倒向传兴的怀里。  传兴一只手抱着她,一只手把她衣服解开,华半推半就地让他把上身的衣服给脱下来。他的手就伸在她的乳头上,用手指在轻轻的捏弄着,她的全身都在趐趐麻麻,人也迷迷糊糊的,好像吃醉了酒一样,呼吸也不平均了。  这时的传兴,知道她又进入情况了,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拉到床上去,一到床上,传兴就十分有技巧的脱掉她的裤子来。  她一被他脱光了,就用双手掩着自已的脸,心里也在跳。传兴脱光了她,也急忙脱着自己的衣服。  传兴全身赤条条的就拉她的手往自己的阳具上放,叫她摸摸自己下面的那根阳具。华就闭着眼睛,张开了她的手掌,一把就握住了阳具。  她就问道:“这东西怎麽会这麽硬?”  “这东西想弄到你的穴里面去,所以就硬了。”  “昨天你弄了半天也没有弄得进去,害得我好害怕。”  “要不是那个茶房来敲门,一定弄进去。”  “怎麽人家一来敲我们的门,你这东西就软了?”  “弄这事别人来了,一定会软下来的。”  “你是故意的整我,看到我,你就硬得那样。”  “现在来插穴好不好?这麽晚了,没有人会来。”  “说不定雯意和万章来。”  “你放心,他们两个现在恐怕已经在插穴了。”  华一想,说得也对,他们两个甜得那种样子,可能雯意是在想弄了。又一想这几天被传兴又摸又舔的,也逗得想弄一次试试。可是自己又没开过苞,到底是什麽滋味也不知道,不过传兴舔过我几次穴,那味道真叫人舒服,如果他这根阳具硬给我插进去,是不是会像雯意说的又美又涨?现在阳具硬得这麽大,真有点害怕。  继而又一想,雯意和我是一样的,到这时都是处女,现在雯意已经开过苞,看她对万章那样好像一刻也离不开,要是不好,雯意也不会那样子。经过她的分析之後,决定今夜让他插一次试试。  他挺着硬梆梆的大阳具,对着柯华的大腿上碰来碰去的,碰得龟头眼冒出许多黏黏的水。华伸手一摸,摸得手上也是那种水。  她就问道:“你的阳具上怎麽会冒水嘛?摸得我手上都是。”说着就坐了起来,用手拿着硬阳具,对着上面仔细看着。  他的阳具有六、七寸长,龟头眼前面是尖的,龟头又圆,圆得好大。龟沟很深,後面有一些包皮,阳具又是长长细细的,上面暴起了青筋。华捏在手里,觉得很好玩,很自然的就套动大阳具,她用力套了几下後,龟头变得紫红,硬得和铁一样。  传兴连忙用手抓着她的手道:“嗳呀!不能套了,再套就射出来。”  “射什麽嘛?”  “阳具里有很多的精液,套舒服了就会射出来。”  华笑道:“射出来给我看看好吗?”  “精液射了出来,阳具就会软了。”  “你怎麽那麽差劲,射了精就会软?”  传兴听了就笑了一笑,觉得这个少女真的是没开过苞,连这些都不懂。就笑着说:“不是我差劲,每个男人都是这样,射了精都会软的。”  “我这样用手给你套,你会有舒服吗?”  “当然有呀!就是太舒服了,才会射精出来。”  “这样最好了,我给你套出来,不用插穴了。”  “套出来的人会累得半死,也伤身体,所以要插穴插出来的才好,要不然男女在一起定要插穴嘛!就是这个道理。”  “不是我不给你弄,真的我不会,也没开过苞。”  “我们慢慢的弄,反正不会使你太痛。”  “传兴,说真的,我这个小穴给你舔了两三次,天天都想要你舔,你不在我会痒得要命。”  “你没有看到雯意嘛,成天死缠着万章,就是因为万章插穴插得好!”  “你插穴插得好不好?”  “万章插过很多穴,玩的功夫要好一点,我插的穴很少。”  “我倒楣,碰到你这个不太会的。”  传兴笑道:“如果不太会,还给你舔穴呀,不信你问问雯意,她的穴万章舔过吗?”  “我己经问过了,雯意只是给万章插,没有舐过。”  “你既然问过雯意,她应该会告诉你开苞的味道。”  “她说有些痛,又有些涨,也有些舒服。”  “既然知道好了,现在就让我弄一次好了。”  “跟你说了半天,穴里怪痒的,你先帮我舐一舐再开苞好吗?”  传兴为了要讨好她,就把她的双腿分开来。叫她睡在床边上,屁股下面又给她垫上一个枕头,传兴蹲在她两腿间,用手把她大腿抽了起来。  华的小穴,长得比较小,阴毛也不多,一撮阴毛都长在阴户上。她那两片阴唇也比较薄红红的,她的小嫩穴眼里也是水汪汪的,屁股圆圆的很大。  传兴一拨开她的大腿,把头一低就趴在华地穴口上,先用嘴对着穴眼上就吻了一口。他这样一吻,华就轻轻地把屁股向上抬了一下,使得他的嘴正好吻在穴口上,一阵热热的嘴唇,碰到穴口上,她就像触了电一般。  传兴吻了一下穴眼,就伸出舌尖对着她的阴唇上连舐了两口,舐得华把穴一翻一翻的。他伸长了舌尖对着穴眼上面就一口舐了过去,正好舐在她的阴核上,传兴就用嘴唇一口咬住了阴核。  华感到他咬住了那个最痒的地方,人就趐起来了,也控制不住了。她就把大腿分得开开的,口中叫道:“哦!好舒服,不要给我咬掉了呀?”  传兴见她浪起来了,马上就咬住阴核,用舌尖对着阴核上,又吮又舐的,又对穴眼上也舐了起来。  华叫道:“传兴……我这穴……太美了……小心舐的……淌尿。”  传兴也管她不会真淌尿,对着阴核上用力一吸,把那个阴核吸得翻了出来,狠狠的对着上面就吮了起来。  华被他的舔舐,穴里又痒又趐的,骚水就像尿尿一样往外直冒,淌得传兴满嘴都是骚水。  他放开了阴核,吐了一吐口水,又对着她的小穴眼一口吸了下去。  传兴这时伸出了他的舌尖,对着穴眼里一顶一顶的,华感到穴里一热一趐的十分舒服,她就浪叫道:“舐得狠一点呀,好舒服,你好会啊!”  传兴用舌尖连连地对着柯华的小嫩穴里弄进弄出的,弄得华全身都在发抖。  他知道她已经到了非要插穴的时候,他就放开了小穴,不给她舐了。  而柯华莉正在舒服之中,突然感受不到吸吮和舐的滋味,就问道:“你是怎麽了?又不舐了,是不是要我的命呀!”  “穴里的骚水很多,现在用阳具插进去,比这样还舒服。”  “痛呀?”  “一定不痛,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  “我快痒死了,好呀,你用阳具插好了,要轻点。”  传兴见她要了,心里十分高兴,连忙由地下站了起来,而华横躺在床上,屁股垫在床边的枕头上。那个小嫩穴水汪汪的露在外面,穴口上的阴唇还一张一合的,双腿开开的,一副准备让阳具插的架式。  传兴挺硬着长大的阳具,正好对着她的小嫩穴,他把大龟头对着穴眼上先揉几下。华感到一个热热的东西,圆圆的在穴口上揉了起来,又趐又痒的专门对着那个穴眼上磨弄着。  他的龟头上已经磨弄上了很多的骚水,穴口滑滑的,龟头也滑滑的。他就向着华的穴眼中用力的一顶,柯华猛地感觉到她的穴口一裂,“哔”地一声。  她就叫起来了:“嗳呀!好痛呀!”  她还没有叫完,传兴用力一顶,那个大龟头就顶进去了,小穴很紧,龟头像被紧紧捏住一样。  华叫道:“嗳哟……我不要了,这好痛呀……这样……穴会弄炸的呀……”  传兴已把大龟头插进去了,就用手抱着她的屁股,同时说道:“你不要紧张嘛,已经插进去了。”  她感到这种痛,完全是把穴撕裂了一样。传兴又顶了两下,她低头一看她那个小嫩穴涨得真快炸了,龟头插在穴眼中,小穴里还淌出些红红的血。 

 他知道她的处女膜已经被插破了,就对她说:“不再痛了,阳具弄进去了一节,处女红已经淌出来了。”  “好痛啊!淌出来的是什麽呢?”  “只是一点点血水嘛!”  “这插穴真不舒服,痛死人的,还是舐的好,但是舐久了穴里会痒。”  “插进去了,穴还痒吗?”  “痛都快痛死人了,还痒什麽?”  “我还没有都弄进去呢!”  “嗳呀,这麽痛,你弄进去了多少?”  “才插进去一个龟头。”  “翻在阳具上面的那些包皮,插进来了没有?”  传兴笑道:“还早呢!那还在外面,那些都插进去,你就会舒服了。”  “死鬼,你好坏,能舒服的你为什麽不都插进去嘛?”  “真是好心没有好报,我是怕你叫痛,所以才弄了一个龟头进去。”  “只要能使我的穴舒坦,你就都顶进来吧。”  谢传兴见她第一次开苞,就想穴里舒服,由此可见,这个小浪穴已经是很够骚的了。他就又用力一顶,长大的阳具,又弄进去了一节。  华感到穴里又猛的一涨,里面也裂开了,硬生生地在痛。她把眉头一皱,叫了声说:“嗳哟!又弄了一节进来,说不要你也不拔出来,你就一下子顶进来算了,这样一点一点的弄老是在痛。”  “你要是一开始就这样有决心,早就不会这样痛了。”  “死坏人,你懂你就弄好了,你故意整我,叫我慢慢的受罪。”  谢传兴跟她一时也说不清楚,乾脆也不问她了,双手架着她的大腿,屁股向前一顶,阳具就往穴里一钻,整根阳具都弄进去了。  华大叫起来:“嗳哟!这一下真要命了,怎麽麽这麽凶,穴都插炸了,我这穴怎麽能插。”  叫得传兴笑了起来,就用阳具连连抽插了几下,插得华张着大嘴,头也在冒汗,痛得全身发抖。  传兴见她痛得可怜,同时第一次开苞,屁股又垫得那麽高,这种插法是最厉害的,就是天天在插穴也吃不消。他就停止了抽插,把阳具放在穴里泡着。  华感到他不动了,穴里只是涨涨的,那种痛已经没有了。就对传兴说:“就是这样的弄在里面不要动,动起来,我会痛死的。”  传兴笑道:“听你的,我不动了,如果你叫我动,我也不动。”  “我的穴弄得这麽痛,我又没有疯,怎麽叫你动嘛?”  “好嘛,就这样放在里面好了。”  “是什麽人想出来的点子?插穴还要用顶的,真是太绝了。”  传兴也不再多说了,他感到阳具被套得紧紧的,真像大口咬住一样。  华则感到穴里奇涨,那阳具弄在穴里还一硬一硬的。她想仔细地试试味道,就用穴一夹,夹得穴口痛了起来。同时她那个小嫩穴也火辣辣的,好像又在发烧又在痛,又加涨痛的滋味。  本来刚才插上的时候,穴里冒出来很多骚水,现在一痛一涨,那骚水也不来了,使得穴里好紧好紧。简直火烧一样,叫人难过。好在传兴不再顶了,如果传兴再抽插,小穴还是会冒出水来的。  传兴一面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。华屁股是最敏感的,经他一抚摸,她就全身都趐起来。传兴另一之手又在她的奶头上一揉一揉的,弄得华只是喘气,口中也吞了几口口水。  这样泡了有二十多分钟,华的穴起了变化,里面有点痒痒的。她心里在想,怎麽痒起来了?本来好痛好涨的,现在感不到痛了,这麽一痒,就真的痒得叫人有点受不住了。  “死鬼,你在搞什麽嘛?”  “搞什麽?我动都没有动。”  “是不是你的阳具淌精水了?”  “都没抽送,怎麽淌精水嘛?”  “嗳呀!不对劲,穴心上怎麽痒起来了?越痒越厉害。”  传兴知道她穴心一痒就要抽送,就故意说:“怎麽痒嘛?又没动,又没有淌水。”  “嗳呀!不对劲,越痒越凶了,好像有无数的虫在爬,心都快痒掉了,这要怎麽办嘛?”  “我把阳具拔出来好吗?”  “拔掉了,里面空空的会痒,不要拔。”  “不拔出来,又抓不到痒的地方?”  “你怎麽这麽笨,就是拔出来了,也抓不到呀!是穴心痒。”  传兴暗想,小嫩穴,这一次你一定要我给你顶了。他想好了就趴在她身上,一动也不动。  华痒得简直快要疯了。她的心里一急,就把屁股一摆,扭动了两下,这一扭动,穴里的痒减轻了,同时还有些舒服起来。  华心想,这也真怪,我自己动了两下,马上就不太痒了,不但不痒了,还有些舒服的味道。她就说道:“传兴,我怎麽一动反而不痒了,还有些舒服呢!”  “穴还痛吗?”  “痛是没有了,只有些涨,可是这种涨涨得很舒服,是不是可以抽插了?”  “看你要不要?如果要,我就帮你抽送几下。”  “死鬼,你怎麽这麽坏,你插过穴才懂呀,我又没弄过,你别整我嘛!帮我顶几下,我试试好不好?”  “插穴一定要抽送才叫插穴,没有人像我们这样,弄在里面泡着,这会痒死人。”  “你既然懂,你就顶呀,为什麽整我痒死吗?”  “我一顶,你就骂,所以才不敢抽送。”  “好了,别说了,抽送几下嘛!”  传兴晓得她这一发作,性欲一定很强,就用阳具在穴里开始抽送起来。  柯华感到传兴他这麽抽送,简直使她舒服美得快上天了,穴里的痒没有了,痛也没有了,只是涨,涨得舒服极了。  传兴他越顶就越舒服,舒服得穴里在冒水了,穴水一冒就流个不停,他的阳具也顶得有力了。  小嫩穴开始响起来了,他往穴里一顶,就听到“哔吱”一声。  华叫道:“我……好美……顶得快……也重一……点……”  传兴硬挺着长大的阳具用力的在插弄了,越送越快,越顶越深,华的穴“哔哔吱、哔哔吱”地连响着。  她被插得气也不均匀了,可是真的太舒服了,这种舒服叫人形容不出来。  华感到穴也不痛了,只是在响,响得十分好听!  她就抱紧了传兴浪叫道:“好哥哥……弄这事……怪……美的,我快要……舒服死了,狠点嘛……插得深一点。”  传兴也很久没有插过穴,现在开了这一个小嫩穴,又浪又骚。同时小穴虽然淌出很多的水,可是还是十分地紧,他一边抽送,一边低头向着穴上一看,那个嫩穴穴眼涨得翻了很大。  阳具往外一拔,穴里的嫩红肉也跟着往外翻;往里一插,穴口一张,涨得好大。传兴觉得这真是美透了,一口气就抽送了三、四百下,插得柯华张牙裂嘴的喘大气。  顶一会,停一会,使得她换气能均匀些。  一阵狂送猛顶,柯华感到人都要飞起来了,同时穴心也要掉下来一样。柯华连连地颤抖着身体,感到整个人好像要跌倒了一样,突然穴心向外一冒,全身一阵无比的舒坦,她就泄出来了一大堆白白浓浓的阴精……华整个人也软下来,想说话嘴也张不开了。  传兴也到了最高潮,龟头被她阴精一烫,他的龟头眼一张,也射出了浓浓的阳精。  谢传兴和柯华两人在同一时间射出了精液,华又舒服又累的,也没气力了。  传兴把她的双腿放下,就拔出了阳具,她的穴里眼跟着就冒出来一些红红和白白的东西,淌得床上的白床单上面一块一块的。  谢传兴插过穴後,就把华抱着,两人一同睡着了。  

(三)

  杨雯意和柯华这次的金陵之行,真可以说是启开了人生最美丽的一页,对於这一个五花十色的都市,跟她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  郭万章依靠着家中的财力过着公子哥儿的生活,传兴是万章的同学兼保镖,两人弄到了雯意和华,觉得在精神上已很满足。每天陪着这两个少女出入公共场所,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。  住在这大而有名的饭店中,当然生活得也很豪华,她们经过了这段时日,把原有的土味也磨得没有了,接着,她们朝着时髦的方向前进,越来越漂亮了。  郭万章过了一段日子,觉得把她们两个放在饭店久住,不是办法,两人就准备另外租屋居住。  传兴领了这个差事,也为了自己,他很加紧地找到了一所住处,是个半西式又半中式的住宅。一个二层楼式的房子,在楼上租了两间卧房一间客厅,小巧玲珑。花了一点钱,重新粉刷一次,又买了一些家俱,布置得很像样了,传兴就带着万章来看看。  郭万章一上楼来,一看两个卧房接连在一起。本来这是个最大的房间,房东由中央一隔成二,变成了两间,卧室的中央是木板隔的,又开了个窗户。两间卧房外面就是个长形的客厅,餐个客厅长而且窄,是以房子地形式隔开而成的。靠着房间的後面,就是一个浴室和马桶间。  表面上看起来,还算不错的。这种房屋,在当年的南京市来说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如果以严格的说法,这两间卧室和客厅,都是木板隔的,如果其中一个房间放个屁,三间房里都听得清清楚楚。  万章看了,只是觉得马马虎虎可住而已。  第二天,杨雯意和柯华璃都来了。  他们四个人一同进来。  四人都觉得这里很清静,杨雯意的想法,总觉得租屋当然不能跟大饭店比,而华璃也有同感。在她们认为,住这比大饭店的客房之来得要自由,不论做什麽也较方便得多了。  经过杨雯意的同意,柯华璃也无意见,她们两个马上就搬了过来。  谢传兴忙着整理着两张床,又排好了家俱。  这个房子,总算布置得妥当了。  杨雯意和柯华璃等到都布置好了,又前後的看了一看,最先没有想到的问题现在发现了,华璃叫道:“嗳呀!雯意,我们两人的房间,中间不应该有这个窗户才好。”  雯意看了一看道:“为什麽?”  “这睡觉两边都看得见嘛!”  “做一个窗帘不就行了。”  “起先看的时候,都没注意这些,现在都发现了。”  “你的想法是很对,但是你不去看,不就没事了?”  华璃笑道:“我不看是可以,如果传兴要是要看你,怎麽办?”  “那还不简单,我叫万章也看你好了。”  “我们先说好,谁也不准偷看。”  “只要你不嗲声嗲气的,人家也不会去看你。”  “管他呢!又不是自己的家,先住住再说。”  自从她们搬到了这里来之後,郭万章和传兴为了学校中考试又加上他们父亲看得很紧,一连有七、八天没来过。  华璃是最受不住寂寞的人,虽然和雯意每天在一块不缺吃的,但是精神上,一直都为欲火而困扰。  雯意虽然冷静点,但是也有些难耐了,总之,没有男人的陪伴,这两个少女是无法忍耐下去的。  经过了雯意几次到他们校门口去等,总算把这两个风流大少找到了。  雯意一见万章就气呼呼道:“你是什麽意思?把我们两个丢在一边不闻不问了?”  “好心一点好吗?这里有人在看我们,也不要那麽大声嘛!”  “现在跟我一块先到我们那里,我再慢慢跟你算帐。”  “你先回去,我和传兴马上就到。”  “你叫我先走,是不是又想溜了?”  “绝对不会呀,因为我老头叫人在看着我,等我回去一下,马上就到。”  “我也不怕你不来,如果你溜了,明天我带着华璃到你家里去。”  “不骗你,你先回去,我一定会去的,详细情形再向你解释。”  事实上万章并不是躲避她们,最主要的是他家中已经知道他在外面养女人,对他看得很紧,万章曾经多次想要去雯意那里,都没能成功。  谢传兴多少和传兴有一点亲戚关系,所以郭万章的父亲,也很自然的把传兴也看住了。不论事实真相如何,他和传兴还是会去找这两个少女的。  杨雯意回到住处,就和华璃谈起这件事。华璃的想法,觉得这两个男人太不可靠了,他们不来,可能有心要丢掉她们。  “雯意,我看他们是有心的,我们两个被他们玩弄过了,现在就想丢掉我们了。”  “依我看,刚才万章跟我讲话的情形,可能不会。”  “如果今天他们不来,我的话是正确的。”  “嗳呀,别说这些了,不来就散好了,也没有什麽关系。”  “算我们做了一场恶梦。”  “做恶梦倒是无所谓,自从有了那个关系以後,怪使人难过的。”  “我不也是一样,每夜都睡不着觉。”  这两个人正在谈着,心里抱着失望的想法,又再加上了空闺的苦恼,话就多了。  突然之间,听见了万章的敲门声。  华璃道:“雯意,你的那个真的来了,快去开门嘛!”  雯意也听见是万章的声音,马上就跑去把门开了。  两个难兄难弟,一同出现在门口。  他们两人还没说话,雯意就叫道:“华璃,传兴也来了。”  华璃听了,也急忙地跑了出来,一看见传兴她就骂道:“死鬼,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?”说着就走上去,一把拧住了传兴的耳朵。  她用的力气很大,把传兴拧得低着头双手盖着耳朵,口中说道:“嗳呀!拧得好痛,不要这样嘛,怎麽跟母老虎一样。”  华璃把他拧着耳朵,拉了进来,到了客厅中,就说道:“今天你要跟我讲清楚,为什麽这麽久不来?没有理由我们就散好了。”  万章看着华璃,真的有些生气了,又看到传兴那一副很委屈地样子,觉得十分地过意不去。  “华璃,你不要这样,传兴完全是为了我。”说着就把家中对他的情形说了一遍,同时传兴还为了他而受过。  传兴道:“好了,算了,反正我自认倒楣,到这里来也被人整。”  华璃笑道:“这里谁整你嘛?”  “嗳呀,没有呀,过去就算了。”  谢传兴就是有着好脾气,从来也不愿和人争执,尤其对女孩子,真的涵养到家了。这一幕闹剧,马上就落幕了。接着而来的是雯意带着万章,华璃和传兴各人回到各人的房里去了。

  雯意对着万章道:“搬到这里之後,你还没在这里住呢!”  万章一把就抱住了她,对着她脸上先吻了一下。  雯意道:“讨厌,那麽久不来,一来了就跟馋猫一样。”  “虽然我没有来,可是天天都在想你。”  “算了吧,别灌我迷汤了。”  万章听了,就把裤子往下一拉,那根大阳具硬得翘了好高。他用手扶着硬阳具,口中说道:“你看看,是不是真想你?”  雯意一看,他真的把阳具拿出来了,同时那大阳具又粗又长,那龟头眼上也在冒水了。  雯意笑道:“你呀!一来了就是想弄那事,烦死人了。”  “已经有七、八天都没弄过,好难过的。”  “你难过?难道人家就不难过呀!”  “你快些把衣服脱了,我先插一次穴好吗?”  雯意一看到他的阳具,七、八天没弄的小穴也淌出了很多的骚水,同时穴里一痒一痒的,真想立刻弄进去。  万章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,坐在床边上在等她。雯意就先去上了一次厕所,把尿尿出来,然後回到房里脱光了衣服,正准备上床,就听到华璃的房里没有说话的声音,可是床在不停地响着,同时还有一种“啪!啪!啪!”的声音,这是肉碰肉的声音,又听到华璃只是在喘气,同时口中“嗳哟!嗳哟!”地叫着。  雯意一听这种声音,知道华璃在干什麽了,就笑着小声说:“万章,他们两个真快,已经在插穴了。”  “怎麽没有听到说话,只听到插穴的声音?”  这时华璃娇喘着,气也出不均匀了,同时就听到她在浪叫:“啊哟……好美啊……插得好深……会弄坏了小穴呀?”  这种浪声,逗得雯意真的忍不住了,走了过去,一把就握住了万章的阳具,捏了一捏又套动几下。  万章道:“会把精水套出来的,快上来插穴好吗?传兴已经插上了。”  “你听听,华璃真浪得上天了,也不知道传兴是怎麽个插法?”  “也是和我们两个一样,能有什麽分别吗?”  雯意用手指在嘴上一比,意思是叫万章不要大声,同时她笑咪咪地抱着万章的头,用嘴对着他耳边,很小声的说道:“我们去看看好吗?”  “他们在弄穴,怎麽能到别人的房里去,去了他们也不弄了。”  “不用去嘛,到这窗户边,就可以看得到。”  万章就依言去举头一看,真的相通的那个窗户是开着的,又看到华璃的房里灯开得很亮。他就拉着雯意,轻轻地走了过来,两个人就对着窗户,朝华璃的房里看。  可是窗户上被华璃用一块布把窗户盖住了,而那块布比窗户小,上面盖住而四边都空着盖不到,对着里面一看,十分地清楚。  万章和雯意一看,两人就抱在一块了。  他们看到华璃脱得光光的,传兴也是光着全身,但是他们的这个弄法,不太一样。雯意看到传兴睡在下面,全身挺得直直的,双脚也并在一起,平平地睡在床上,华璃则赤裸着全身,双脚叉得开开的,骑在传兴的肚子上。她的上半身,又是半趴下去的姿式,两只大乳房,正好对着传兴的脸上。  雯意偷偷一看,传兴正在吮吸华璃的奶头,另外一只手,又在另外一个奶头上,又捏又摸的。  华璃的两个膝盖,跪在床上,大屁股半撅着,再仔细一看,华璃的穴里骑进去一个阳具。  万章拉拉雯意:“华璃好会玩啊!她在弄阳具。”  雯意用手指捏了万章一下,叫他不要说话。  此时,柯华璃一下一下地跳动着,雯意觉得华璃真的很会弄,她像男人插穴一样,也在抽送着。顶的方式跟男人顶的一样,看那样子用的力气比较大,华璃每顶一下,一定要坐得很重很紧,要把传兴的阳具整根的坐到底;抽出来的时候也抬得很高,一定要把阳具都抽出来,只留了个龟头在穴眼里,然後又用力的往下一坐,“噗唧”一声,传兴的阳具就看不见了。  雯意觉得华璃真得好会享受,女人玩上面,同时弄的力气也比男人大,看得雯意穴里痒起来。她就拉着万章的手放在自己的穴上,万章一摸,这个小浪穴,骚水淌得真多,滑滑湿湿的。  雯意再一看,华璃弄得来劲了,她骑在上面,连连地用着自己的穴,往下猛坐,愈坐愈快,那两个大奶子也跟着摇摆起来了。华璃连坐了数十下,坐得口中喘得跟牛一样,同时又浪叫道:“哟……哟……穴玩……炸了……穴心会弄……掉了……”  雯意听她一浪叫,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  万章问道:“你在笑什麽?”  “死华璃,真是又骚又浪,她自己在坐阳具,还说穴玩炸了,怕弄炸坐那麽大力干什麽?”  “这就是插穴嘛!反正只要舒服,什麽都能说出来。”  “我就不会那样。”  万章摸着她的穴,道:“你是性冷感。”  雯意骂道:“你放屁,我才不冷感呢!不信试试,看谁厉害?”  “要试,我们也换一个样子弄一次。”  “你要我玩上面呀?”  “不是呀!我们不看他们,也来插穴好了,我教你一个新的花样。”  雯意就由窗口走了过来,她和万章一同走到床前面。  万章就一把拉着她道:“不要上床嘛,我们就在下面玩好了。”  “下面怎麽玩嘛?人不睡下,怎麽能弄?”  “当然可以,你趴在床边上,屁股撅起来,就可以。”  “去你的,那不就是插屁股吗?”  “不是呀,是插穴,你试一试,比在床上好!”  “我才不相信,你趴个样子给我看看。”  郭万章就走到了床边上,把双手扶在床沿,上身趴了下去,双脚站在地上,屁股撅得高高的:“就像这样的撅法,就可以弄进去。”  “不行,这一定是玩屁眼,我不要。”  万章急了,就说道:“不会呀,你怎麽这麽笨,你趴下去我用手摸一下,你就知道了。”  雯意也说不过他,又看他说得一本正经不是插屁股,心里就活动一点,心想要玩花样只好听他的。如果不好,或者是不舒服,我可以不要马上站起来,他也就插不成了,想好了就不再多言了。  雯意也学着刚才万章做的样子,把双手往床边上一放,上半身往床沿趴下,屁股往上一撅,两脚站在地上,做的姿势十分地正确。  万章见她撅好了,就站在她的屁股後面,用手扶着大阳具,把龟头放在她的穴口上,揉了两下。  她就问道:“这是什麽地方呀?嗳呀!我不知道这样也可以插穴,你揉的地方,正是那个插的肉洞。”  “我没有骗你吧?”  雯意的小嫩穴被万章的大龟头那麽一揉,就冒出了骚水来了,同时也痒得很厉害,她就说道:“顶进去嘛!人家痒得要命。”  万章双手搂着她的大白嫩屁股,硬绑绑的大阳具就对着她的穴眼中,用力一顶,“哔吱”一声,整根阳具就顶了进去。  杨雯意感到穴口一张,中间一个硬肉棒,硬生生地塞了进来,插得好紧,龟头已碰到穴心上了。  雯意喘了一下道:“哦!弄进来了,弄得好深啊!”  万章一看,阳具都弄进去了,她的那个小嫩穴,骚水也跟着在淌,穴眼插得裂了很大,连她那红嫩的屁眼也涨得往外翻。  万章一插进去,就伸手抓住她的两个奶子,一手握了一个,用手指在奶头上轻轻地捏着,他就挺硬着大阳具,对着她的穴里开始抽送起来了。一下一下的,先用轻抽慢送的,抽送了三、四十下,感到她的穴滑润起来了,郭万章就改换了抽送的方式。  他用双手抓紧她的腰部,阳具也抽出来的比较长了,每顶一下,连根插入。  每抽出来一下,必定要把龟头拉到穴口上,又用力地顶进去。这样的插弄,他和雯意都相互地配合着,他向前一送,雯意便会把屁股往後一迎。  抽送的声音很响,大万章的肚皮碰在雯意的屁股上,两人的肉相互撞击,发出“啪!啪!”声,惊动了华璃和传兴。  华璃刚才被传兴插得泄了精来,躺在床上,想要休息一会,再插第二次。传兴手拿着毛巾,正在擦肚皮上和阳具毛上的骚水。  他们俩听到了雯意的喘声和肉碰肉响,传兴一听那种响声响得不太一样,不像一般插穴的那种响法,华璃虽然有些累,也被这种声音响得有些好奇,她就由床上坐了起来,也没有说话,只竖起耳朵在听。  传兴笑道:“他们俩个玩得好大劲啊,这麽响?”  “听起来好怕人的,插得这麽狠,雯意会被插坏的。”  “只听到雯意在喘,也没听到叫嘛!”  “是呀!传兴,小声一点,我们到窗口去看看。”  “看了我又要插穴。”  “去你的,刚才弄过,等休息一会再插。”  华璃走到窗户边,把窗户上面的布拉开了一个角,就对着雯意的房里一看,心马上就跳起来了。她用手招招传兴,叫他走过来,华璃又指雯意的房里。  在明亮的灯光下,只见雯意趴在床边上,高高撅着白嫩大屁股。万章赤裸着全身,站在雯意的屁股後面,双手抱着雯意的腰,他的屁股用力的正在向前挺,顶得雯意又叫又喘的。 

 华璃一看以为万章在弄雯意的屁股,她的心里就一惊,马上就脱口叫了起来说:“嗳呀!这个死人好坏啊!怎麽插雯意屁股嘛!”  雯意和万章正进入了忘我的状态之中,经华璃这样一叫,也吓了一跳。杨雯意回头一看,见华璃整个人就趴在窗户上在看,传兴也在一边搂着华璃在笑。万章也回头看到了,知道这两个也来偷看他们插穴。  雯意趴在床上骂道:“死华璃,你怎麽偷看我们嘛,死不要脸。”  “你不要说得那麽难听好吗?要不是你们的声音太大了,我才不要看呢!”  “又不是在你房里,大声一点,是我们的事情。”  “雯意,你也像一点样好吗?屁股怎麽能给他弄?”  “没有嘛,怎麽能弄那地方。”  “还说没有呢,现在正撅着屁股让他在弄,还不承认。”  万章笑道:“这不是插屁眼呀!小姐,你不会这样玩呀!”  “谁和你说话嘛,最不要脸了,跟狗一样,走後边弄她屁股。”  传兴拉了拉华璃道:“那不是弄屁眼呀!是干穴。”  “插穴怎麽由後面弄?”  “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,要弄过了,你才会懂。”  “你也会这样弄呀?”  “怎麽不会,不过跟你没玩过这样的。”  这时的万章,为了要使雯意舒服,也不管华璃在看着,他就挺起大阳具,又是一阵狠狠的抽送,顶得雯意的小穴又趐又麻的。万章又用力地狠插了四、五十下,两人一同射出精来了。  华璃还是站在那里看着,等到万章和雯意两人都射出精来了,华璃仔细地一看,万章把粗大的阳具拔了出来,上面都是一些白白的精液。  华璃还是第一次看到万章的阳具,她觉得这根阳具跟传兴的不一样,刚由穴里拔出来,还会一翘一翘的又粗又长,她再向雯意屁股一看,看到她还是趴在那里,穴眼里的浓精向外只是淌。  华璃这时後已看得很明白了,万章真的没插雯意的屁眼,她那个屁眼还是乾乾的,只有那个小穴的穴眼裂了很大,还有些水在向外淌,跟自己被传兴插过了一样。她看了这情形,觉得插穴的花样还真不少。  她和传兴又回到床上躺着。  传兴问道:“你看过了,他们是不是插屁眼呀?”  “不是的,我已经看很清楚了,不过他们玩得也真怪。”  “这根本不怪,不过你没玩这样的就是了。”  “我现在想,雯意一定弄得很舒服。”  “你不舒服呀?”  “不是我不舒服,我玩上面,阳具老是往外跑。”  “你顶得不对眼嘛,又坐得太快了,穴水淌得太多,一滑就掉出来了。”  “说实在的,万章的阳具真得好大,要是玩上面绝对很过瘾。”  “你又没跟万章弄过,怎麽知道很过瘾?”  “嗳呀!我不过这样想想罢了,又不是真想他的阳具,有你的已经够了。”  其实华璃的心里是真的很想给万章插一次试试,以前没看过他那根阳具,心里并没有这种想法,现在看到万章的阳具了,又硬得那麽粗大,如果真跟他弄一次,一定比传兴好得多。  华璃有了这想法後,对万章有一些好感了。又想到雯意,如果真的跟万章有了关系,她又会对我怎样呢?一些自扰的问题,盘旋在华璃的脑子里。  她想到自己,就没有去想想雯意。  其实雯意也有一种幻想,自从那天华璃说传兴的舐功很好,尤其是舐到穴眼里又顶又吸再加上吮,真把人都舐得趐掉了,雯意听了这些之後,很想试一试。  她曾经叫万章也帮她舐舐看,可是万章对於这一套,不太有兴趣,这种性交的行为不能勉强的。  雯意对这种得不到的享受,总是在渴望着,不过,她的的个性要比华璃含蓄得多了,心里有什麽想法,也不喜欢说出来,只是放在心里。  华璃就不一样,想到什麽,看到了新奇,马上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  这两对男女,经过了很多天没有在一块,现在又聚在一起了,这一夜都没安静过,两个房里,不是这个插穴,就是那个又弄进去,四个人都弄得精疲力尽,到了天亮才睡去。  (四)  郭万章自从和雯意泡在一块以後,一天都没有分开过。  他每天和传兴一块按时的来到这里,夜夜都在肉战着。传兴夜夜春宵,一定要和华璃弄上两次才能睡觉。  在一个清晨的晴朗天气下,阳光照进这座小楼房中。  床上的人都在熟睡之中,一夜的插弄都很疲倦。  突然之间,楼门有人在敲打着,惊醒了正在睡眠中的华璃,她由床上坐了起来,推推传兴道:“传兴,有人叫门,你去看看嘛!”  这时隔窗的房里,万章也醒了,听到华璃叫传兴去开门,他就由床上起来,连忙说道:“华璃,最好是你去开门,问问是什麽人,我和传兴去都不好,恐怕家人找到这里来了。”  雯意这时也醒了,接着就说道:“华璃,还是你去问问嘛!”  华璃道:“你为什麽不能去问?”  “嗳呀!我都没穿衣服呀!”  “我也是和你一样。”  万章道:“不管你们两位,哪一位去都可以,快点嘛!”  杨雯意就随手取了一件长长的睡袍,披在身上由房里出来了,华璃也是披件睡衣,由房里走了出来。  华璃对着雯意笑一笑道:“真缺德,是什麽人一大早来叫门。”  雯意道:“走嘛!一块去开门好了。”  两人一块去到了大门边,对着大门外问道:“是什麽人嘛!”  外面的人答道:“我是邮差送挂号信,这里有杨雯意小姐吗?”  雯意听了,连忙说道:“是我呀!”  邮差道:“是你就把门开开拿私章来盖印。”  华璃把门开了,雯意拿着私章,盖好了印,邮差就把信给了她,背着邮袋下楼去了。  华璃道:“一大早来个什麽信嘛,人家正在好睡呢!”  雯意道:“你不要那麽现实好吗?是我家里的来信。”  华璃听了,连忙笑着说:“对不起,我是说笑话的,快看看有什麽事情。”  雯意拆开信了一遍,就笑着说:“我表姐要结婚了,要我回去一趟。”  “回去干什麽?又不是你结婚,写封信恭喜她就好了。”  “我不能连亲戚都不要了呀!总得回家一趟才行。”  万章和传兴也由房里出来了。  经过华璃的大惊小怪的跟雯意在谈论着,郭万章和谢传兴他们也已经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了。  华璃的意思,是主张雯意不要回去。  万章道:“雯意,你的意思是怎样?我也不希望你回去。”  雯意道:“回去又不是不来了,事情一完我就马上回来。”  华璃道:“我首先申明,我不回去,你自己走好了,我没办法陪你。”  万章道:“既然要回去一趟,我想传兴去给你买船票。”  雯意道:“华璃不跟我作伴,你就陪我去好了。”  万章道:“雯意,我的情形,你们都知道的,每天都要到我父亲面前报两次到,实在离不开嘛!”  雯意道:“我一个人走,好害怕的。”  华璃连忙又说:“说实在的,我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,不适合旅行。”  雯意道:“我又没有一定要你陪我,说的那麽快干什麽?”  万章知道她们两个争来争去的,总得不到结果,如果真的让雯意一个人走,万章又不太放心。  他想了一会也没说话,心中已经计划好了,最大的问题,是自己无法抽身送她,唯一的办法,就是叫传兴陪她回去。一路上有个男人照顾,总要好得多了。  可是这个计划当着华璃也不便说,只好等会再对传兴说这个意思。  万章道:“传兴,你去买两张明天船票,我先回去准备一些费用。”  传兴道:“我同你一块去办事好了。”  万章当然愿意和传兴一块走,这样他可以把计划对传兴说明。  整整的一天,柯华璃和杨雯意都没有出去,就在家里睡觉。到了晚间,万章来了,拿来了船票和费用。  华璃问道:“传兴怎麽没有来?”  “对了,下午他家人来找他先回家去了,他说明天下午再来。”  “这个人也真是,为什麽不会自己来跟我说嘛!”  “小姐,你要弄清楚,我们两个都是靠老头生活,有时身不由己呀!”  华璃感到十分的无聊,一个人就回房里睡觉了。  万章这一夜就陪着雯意,两人一直谈到天快亮了,才睡了一会。  郭万章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虽然他和雯意缠绵了一夜,一直没有把叫传兴送她的事说出来。

  天亮了,已经是八点多了,万章急忙的起来。雯意早已收拾好了,华璃当然不能不起来,她也起来帮忙着雯意。  依着华璃的性子,想要送雯意上船,郭万章怕事情露出来,就不准她送,万章他就带着雯意,很快地开着车子走了,到了码头传兴在等着,雯意见了传兴才明白其中的原因。  雯意的内心非常愿意传兴能陪她回去,而表面上又不能多说什麽。  郭万章一直等到他们的船开走了,才开着车子回家去,他心里在想,雯意回去几天也好,我也可以多休息几天。  华璃真没有想到,雯意走了,连传兴也回家去了。本来计划能跟传兴好好地在一块几天,所以才没陪雯意回去,想不到反而只剩自己一人,怪寂寞的。  天色已经黑了,连万章也不来了。华璃心里在想,雯意不在,万章当然也不会来呀!  这样孤独一人的日子,足足过了两三天。  郭万章在家里,住了两夜之後,精力又充足了。  第三天的下午,万章他就来到了这座小楼上,他自己用锁匙把门开了,房子里好静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万章走到客厅中,先坐了下来,四下的看了一看,心想:“华璃大概也不在家,一定是出去玩了。”  他就走进了雯意的房间,想在床上躺一会,当他走到了那个窗户前,对着华璃的房里一看,眼晴就是一亮,华璃并没出去,她一个人在床上睡得好熟,可是她这副睡态实在太迷人了。  原来华璃脱得光光的,两只大乳房挺在胸,前脸朝上平躺着,大腿半开着,阴户看得清清楚楚。上面一些阴毛不像雯意是短短的一遍,华璃的阴毛只是长在阴户上。  她的那个小穴,好像里面含着金粉,一双大腿长得十分均匀,虽然那天看到她在跟传兴插穴,她在上面弄,动来动去的,也没有看清楚她的妙处。  万章一看这麽一个睡美人,下面的阳具早就硬起来了,他心里想:这个小浪穴这两天没人插,一定想得快疯了,所以脱得光光的在睡午觉,她也真浪得够劲了。  万章一见这种情形,就想去跟她插一次。由房里走出来,先去把大门给锁上了,然後又走到客厅,把身上的衣服也脱光了,轻轻的去推华璃的房门。  真是想不到,华璃的房门一推就开了,原来她的门并没锁上。他心里十分的高兴,轻轻地走到床沿坐下来,色迷迷对着她的屁股用手就摸,一只手还伸到胸前摸弄她的奶头。  华璃正在熟睡之中,感到身上有人在抚摸,她已经半醒了,以为是传兴回来了,也没有睁开眼睛,她就把大腿分开一些,使小浪穴都露了出来。  华璃闭着眼睛说:“死鬼,我以为你不会来呢?”  万章笑着说:“是我呀!”  华璃一听,声音不对,连忙睁开眼睛,一看是万章,她急得脸就红起来,连忙用双手掩着下面的穴,人也蜷在一块,说:“嗳呀!怎麽是你嘛,我以为是传兴,你快出去,我要穿衣服了。”  万章笑道:“穿什麽衣服嘛,我陪你一块睡好了。”  “不要嘛,你好坏,趁着人家没穿衣服,偷进人家房里,一定是想好事。”  “小姐,你不想?为什麽脱得光光的,房门也不锁,不怕男人强奸?”  华璃叫道:“要你管,我高兴这样睡,谁叫你看我!”  万章抱着她的香肩道:“传兴这几夜不在,痒不痒?”  “痒不痒我自己知道,你脱得那麽光干什麽?”  “来陪你一块睡觉。”  “我才不要,去跟你的雯意睡好了。”  “华璃,别逗我了,我们两个弄弄嘛,好几天都没弄过了。”  华璃对着万章的大阳具上一看,硬得翘了好高,又粗又大,龟头涨得紫紫的跟一个小鸡蛋一样。  她心里又喜欢,又有点紧张,虽然她的嘴说不要,可是她的手已经伸到万章的阳具上,他也把阳具向她送过来些,华璃就一把握在手里,又捏几下道:“嗳呀!好硬,又粗又长的,会涨死人。”  “比传兴的阳具大一点吗?”  “大得多,也比他的硬得多。”  华璃说着就用手在大阳具上套弄动起来了,万章把身体倒在她身边,一手抱着她,另一只手就在她的小穴上摸起来,华璃被他摸得穴里骚水直流。  “你这两天,一定想得很凶?”  “不要说了,人都想疯了,我问你,如果我给你弄一次,雯意回来你会告诉她吗?”  “跟她说这些干什麽?”  “最好不要说,要是让传兴知道了,他也会不高兴的。”  “你是要让自己高兴呢?还是让别人高兴。”  “当然是要自己高兴呀!”  “那就别管那些了,我们两个先插一次穴好了。”  “给你是可以,可是要轻一些,你的阳具太大了,我会吃不消的。”  “没有装不下阳具的穴,大一点弄进去,会叫你舒服得上天。”  “反正先轻一些,总是要好些,我是第一次玩大的阳具。”  万章笑道:“你很会玩穴,跟传兴弄,你还玩上面呢!”  “嗳呀!你怎麽会知道呢?是传兴告诉你的是吗?”  “他才不会说呢,你那天夜里跟传兴弄,雯意叫我同她一块看,看你玩得好有劲。”  “死雯意,也真的好坏,看了人家弄那事,我还不知道呢!”  “你是不是要玩上面?”  “才不要呢!你的那麽大会痛死。我问你,你那天在雯意的屁股後面弄,是怎麽弄的?雯意说舒服吗?”  “我们两个也是那样弄法,你自己试试味道好了。”  “我不会嘛!”  “这有什麽会不会,你把屁股撅高就行了。”  华璃已经有两三天没有给人插了,现在万章闯了进来,又是一个大的阳具,这是自已渴望很久的东西,既然他找上来了,就和他弄一次也好!  华璃由床上爬了下来,万章抱着她先吻了几下,然後叫她趴在床沿上。华璃把上身向下一趴,双手扶着床沿,那个肥大的屁股撅了好高,红嫩的小穴也整个露在外面。  万章提着硬阳具,站在她的屁股後面,把龟头对着她的穴口上揉了几下,揉得华璃把小穴一张一合的,只是冒骚水,万章揉了几下便双手抱住华璃的腰,把阳具向穴里一顶,华璃的小嫩穴就“哔吱”一声,穴眼张了很大,万章的粗大阳具一顶到底,整根都插进穴里去了。  华璃感到穴眼一涨,里面又一涨,穴里就装得满满的,她觉得这根阳具真的很够份量,塞得穴里连一点空隙也没有。  万章把阳具插进去,就把她的腰抱紧,连连的抽顶起来,插得华璃把嘴张得很大,口中又喘又哼的,只是吞口水。  她觉得这样的玩法,十分的有趣,本来插到穴心上的龟头,现在反插进去,他一抽送华璃就一阵趐麻,连连的抽送小浪穴就“哔哔、唧唧”地响着。  但是这种响声,跟传兴插的响声又不一样,平时传兴弄的是“噗唧、噗唧”  的声音,现在万章插的声音是“哔哔吱、哔哔吱”地响声。  华璃舒服得浪叫起来了:“嗳哟……好……涨呀……又好舒服……再插得重点嘛……我会舒服死呀……”  万章见她浪得比雯意还要凶,抽送的功夫也更加有劲了。  万章顶得有劲了,华璃的屁股也向後连连地迎送着,两个人的精神体力都很充足,都是年轻力壮的时期,又隔了几天没弄,两人的需要更加厉害了。  这种由屁股後面操进的插法,对华璃来说是一件很新鲜的事,所以就插得凶猛些。  万章插了有四、五十分钟,华璃已经泄过两次阴精,阳具里的精液还没有射出来,华璃一急,就在他的大腿上用劲的捏了一把。  她这样一捏,万章就忍耐不住了,他背上一趐、腰眼里一麻、龟头眼一开,“噗唧”一声,一股浓浓的阳精,就对着华璃的穴心上射了进去。华璃的穴心被这热精一烫,人就一抖一趐的,两腿也站不稳了,马上就要往地上倒,万章连忙搂着她的腰。华璃被万章射出的热精,烫得晕了过去。  就在万章插华璃的这天夜里,雯意已经到家了,传兴陪着她一同来到了雯意家中。雯意的家乡是个小城市,只有一家小旅馆。  雯意跟传兴在船上的时候,就对传兴眉来眼去的,送上了许多温存,传兴也不是木头人,有时也趁她不注意时,偷摸她一下或者在她小腹下面巾上一下,在船上已经把雯意意逗得忍不住了。  她和传兴站在船边上,两人一块对着江里望着,传兴一只手放在雯意肩上,偷偷对着她奶头上摸。  雯意笑道:“在船上不要这样,人很多,被人看到了不好。如果你喜欢我,回去後我会答应你,你能陪我吗?”  “当然可以呀,我对你早就有意了。”  雯意向四下一看,没有什麽人就说:“听华璃说,你的舐功很好,能让我试试吗?”  “当然可以,只要你需要,我都会随时给你的。”  雯意笑嘻嘻的用手捏捏他的手。  传兴为了怕打扰她的家人,就住在旅馆里。  当晚传兴住在旅社中,雯意在家里吃过晚饭,洗了澡就来到旅社找传兴。  传兴一个人正无聊着雯意就来了,他真是心花怒放,雯意一进门来,他就抱着她,对她脸上吻着,一手就在她下面阴户上摸了起来。  “不要摸呀!一摸就会冒水出来,我刚洗过澡。”  “把衣服脱了到床上去,先帮你舐一次好吗?”  雯意也没有说话,只是笑嘻嘻的,但是她心里在想,我来的目的就是想尝尝这新鲜味呢!  传兴用手拉她,叫她坐在床沿上。雯意也不客气,把身上的衣物都脱光了,三角裤也脱下来,她就往床上一倒,仰卧在床上,双腿叉得开开的。  传兴也把衣服都脱掉,那根细长的阳具也硬起来,雯意一看到他的阳具,就用手一摸握在手中。  传兴见她睡下来了,就拉了一个枕头,塞在雯意的屁股下面,把她垫得高高的。那那个白嫩的屁股放在枕头上,红嫩的小穴就挺在上面,露得很清楚。  传兴一看见了小嫩穴,马上就趴了上去。他用嘴对着她那个水汪汪的穴上,就吻了一口,雯意感到他真得吻穴边人就趐趐的,穴也痒起来了。  传兴道:“小穴好香啊!”  雯意道:“我洗乾净了,又洒了一些香水,是给你吃的。”  传兴又趴下去,一口就对着穴口上用力地一舐,又用劲地吸了一口,那两片阴唇就被吸到嘴里了。他就连舐了几口,舐得雯意心都像要掉出来一样。  传兴又向上一舐,一口就咬住了她的阴核,伸出了舌尖,就对着她的阴核舐了起来。  “嗳呀!你怎麽这麽会弄,专舐人家最痒的地方。”  传兴舐了一会,舌尖就伸到了她的穴眼里,连连地又吸又吮的,吮舐得雯意实在耐不住。  雯意浪叫说:“好人,快上来,用阳具插小穴呀!小浪穴痒得快死了,不插真会死。”  传兴知道她已经到了疯狂的时候了,他就向她的肚子上一骑,细长的阳具一举,对着她的嫩穴眼中,就给她插了进去。

防屏蔽网址:lualu2018.com lualu2018.xyz lualu2018.cc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欧美成 人版在线_亚洲 在线 成 人色色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